我在波蘭的波瀾 (二)



『好呀,那就麻煩你們了。』我快速地整理好行囊,跟上他們的腳步,來到他們停車的地方。

坐上後座,繫上安全帶。車子流暢地駛入黑夜,沒入車流。

我努力記住沿途景色,記住怎麼回到市區的路,並一邊打量這對男女的言行和互動。他們應該不是夫妻,沒那麼親暱熟悉,也不太像情侶,不過應該互有好感吧?或是已經交往很久沒什麼激情的老夫老妻呢?

她三不五時的回頭用英文和我說說話,或用波蘭語和她的男伴聊天。波蘭語很好聽,我不知道是因為她的聲音好聽,還是因為波蘭語本來就那麼語調輕柔像唱歌。

一路似乎沒什麼異樣,他們實在不像壞人,但我的警戒鐘仍高舉著。車子來到一處住宅區,像是台灣的五樓公寓並排林立。我們下車後,男生向女生再次熱絡寒暄,就準備離開。我有些詫異,因為我以為他們同居。

她似乎看出我的驚訝,微笑的跟我說,他只是個朋友,很好的朋友。他們彼此有好感,不過還在觀望是否要真的成為男女朋友。

原來如此呀,這就能解釋那滯礙黏膩在空氣中,他們之間若有似無的情意了。

我隨著她的腳步來到某棟公寓三樓,她插入鑰匙轉動門把,門一打開映入眼簾的是類似玄關的小片腹地,延伸出去的空間有一間浴室,一間廁所,一間迷你廚房,和三個房間。房子格局小而精巧,乾淨整齊,充滿女孩的味道,而且看起來只有她在家,我頓時放下大部份的警戒。

『我的室友都回家了,今天只有我在家,你今晚就睡這吧。』她帶領我來到其中一間房,幫我把摺疊沙發展開變成一張大床,看到這張可以讓我恣意伸展軀體的床,我恨不得馬上與之結合為一體。

『想要來杯熱茶嗎?』我用力點頭說好,她宛如天使的微笑也有如一杯熱茶,只是暖的不是我的腸胃,而是我的心。

我們小心翼翼端著茶坐在她的房間,她跟我說她才剛結束一段旅行沒多久。

『你知道嗎?就是那條聖雅各之路,我和我的旅伴花了一個月時間步行這段朝聖之路,過程真的很棒!』她眼睛閃爍出光芒,好像現在的她依然走在她心目中的朝聖之路。

我看了看時間,已經凌晨三點多,明明是來她家圖個好好休息睡覺,但我卻無法停止想和她深聊旅行的念頭,或是她也無法停止想和我分享她旅行的故事,於是兩個素昧平生的女孩,開始打開話匣子,一發不可收拾的大聊特聊。轉眼間,我幾分鐘前對她的疑慮和警戒顯得可笑。

『你知道嗎?有一次我和我的旅伴也找不到住處,結果就被一個好心的當地人撿回家了,他除了提供住處給我們,還介紹他的家人給我們認識,讓我們享用一頓美好的晚餐,好像我們原本就是他的家人一樣。』她指了指放在書桌上的大貝殼和房間角落的木杖。

『這是臨走那天他給我們的,一人一對。貝殼是聖多雅各之路的象徵,也代表他對我們的祝福,這是我第一次如此深刻感受到陌生人無私的付出,那是種很真誠的,很純粹的善意。然後,我就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回饋這樣的善意給別人,把這份真誠的愛傳下去。今天遇到你,正是個好機會。』她微笑的對我說。霎時間,我好像看到她背後長出潔白無暇的翅膀,全身浸沐在聖潔的白光。

我的雞皮疙瘩隨著她的故事掉了滿地,有道暖流慈愛地烘過我的全身,可能就是她身上的那道光。

許多感動與想法在腦中盤轉,讓我一時語塞。看著自己張開的雙手,想像那個我從未謀面的陌生人的善意,先傳到她的手,再傳到我手裡,無形卻有力的關愛與善意,像朝四面八方擴散的浪潮將我捲入這溫暖的懷抱。

這世界就是這樣靠愛與善念撐起來的吧,就算有再醜陋再悲慘的事情,但人性中最珍貴的這份善意,永遠讓人在絕境中看到希望。

『哎呀,聊了這麼久,我們是不是一直沒好好介紹彼此的名字?你好,我叫Gosia,歡迎來到華沙。』她伸出右手,嘴角揚起好看的微笑弧度。

『你好,我是來自台灣的Yuily。』我也伸出手回握那隻強而有力又溫暖的手,並回給她一個靦腆的微笑,然後我們笑成一團。

真的躺上床已超過四點多,不過我的心像是被充分療癒充電過一樣,連原本身體的疲憊都被感動和溫暖取而代之。

那時候我還不知道,原來在之後的日子裡,Gosia她那隻有力的手會在我最彷徨無助,孤立無援時,及時的拉了我一把。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