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記得我愛你



天,我們坐上警車被帶到警察局,這是我們人生中的第一次,而且原因很愚蠢。

故事回到下午五點左右,我們正賣力地爬坡前進。遠方晚霞絢爛奪目,宣告一天即將進入尾聲。一如往常,我們等下會找個地方紮營煮飯睡覺,過完平淡的一天。

沒想到史聊起某些話題激起我的情緒化,可能又加上生理期的因素,我忽地沒來由地異常想發火。他也感受到火山爆發的前兆,於是跟我說他先去前面找適合紮營的地點,便頭也不回地騎走了。

留我一個人慾火焚身,喔不,是怒火中燒,而且不知道要怎麼踩熄心中那把無名火。我緩緩推著車子前進,走了好一段都看不見他的車尾燈,這令我更憤憤然。

主幹道旁邊有條岔路,我轉進那條已崩壞的舊道,觀察四周後覺得這裡是個很恰當的紮營地點。不知道史騎到哪去了,但我想若我在看得到主道的地方,應該會看見等不到人的他回頭騎來找我。

一切推論似乎都很合情合理──除了我沒看到他來找我之外。

天色越來越暗,我自暴自棄地就地紮營,揣想他正在不知何處紮營,一邊吃著熱騰騰的晚餐,一邊讀著他最愛的維基百科。我看著我唯一的食物:一顆柳丁,內心越想越氣。

生氣的同時又不免擔心,會不會他回頭找我時出了什麼事?不不不,他一定正在爽快地讀維基百科。這份糾結氣憤擾得我最後決定去找他,心想見到他答案自然會揭曉。

戴上頭燈獨自走在路肩,我突然覺得這個舉動很危險,如果有人搶劫或綁架我,月黑風高的,就算叫破喉嚨也沒人會注意到。

突然,有台車停下,三個持槍警察分別從不同的三個車門下車,我愣了一下,快速盤算要怎麼應付這種場面,護照是有帶在身上的……咦?第四個從車上走出來的,不正是老史嘛!

他衝過來一把將我抱住,於是我們緊緊抱在一起。在持槍武警團團包圍的關注下,不知道這場面是感人還是肅殺。

史說他等不到我就往回騎,結果還是沒看到我(我一聽大驚,我們真是好死不死地錯過對方了),他很心急又不知道怎麼辦,於是就去求助警察了。

之後,警察把我和我所有的行李與腳踏車,也帶回了警察局。 因為這種兩人之間的事,勞煩兩台警車來找我,真的很尷尬……更尷尬的是,我們還得再重新爬一次坡,回到剛剛的營地。

這小插曲讓我明白,人在情緒化時容易忘記對另一半的愛,還有另一半對自己的愛,甚至加諸幻想將其妖魔化來合理自己的惡言惡行,但其實真相都不如自己幻想的那樣。

提醒自己千萬不要被情緒牽著鼻子走,不管任何事發生都要記得這最重要的──我、愛、你。

 

 




喜歡我們的分享嗎?歡迎follow我們的粉絲專頁獲取最新消息!


有您的支持,將幫助我們騎得更遠更久,分享更多的故事...


贊助超過二十歐(約台幣760元左右),我們將寄給您來自世界某個角落的明信片一張!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