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亞:對我們伸出雙手的人們(上)



(一)肯亞大叔強勢的溫柔

這一天我們在一家小店買冷飲喝和休息午睡。

一位身著襯衫西裝褲的大叔走向我們,他是小店前一群孩子其中兩個的祖父,在奈洛比做生意。他聽到我們的單車旅行深感佩服,堅持要請我們吃東西,盛情難卻之下史吃了一個chapati (很像沒有蔥的蔥油餅)和一杯茶,我吃不下只喝茶。

這一坐似乎便很難離開了,每當我們打算動身,大叔就一副「急什麼,再多坐一會兒吧」的態度,後來天色漸暗,我們便順水人情的留下來。

等大叔太太回到家,她迅速的準備晚餐。有飯,有綠色蔬菜,肉湯和洋蔥蕃茄 ,她讓我們先吃,才又準備給她兩個孫子和她自己,而他們的盤子裡沒有肉湯。

之後回來的大叔的盤子裡也只有蔬菜,我不禁對我們吃了他們今晚應有的肉感到不好意思,儘管是大媽堅持舀給我的。

那晚我們在大叔家過夜,不在計劃內,甚至算是強迫中獎,但大叔敦厚的笑臉實在讓人難以拒絕。

大叔說:「我們都是宇宙裡的一份子,今天我招待你們,他日宇宙會以其他形式回饋我,猶如一個善意的迴圈。」

大叔的朋友麥可也說:「感謝你們回應並接受我們的招待,讓我們有機會一起分享生命的片段與交流。」

大叔雖然強勢,英文的口音很難懂,有時候硬要人接受的好意讓人不知所措,但大叔無疑會是我們在肯亞印象最深的人物之一。

(二)請一定要再回來!

來到Muumandu,我們去問派出所是否可以紮營。警員傑森大方地爽快說好,並邀請我們去他的房間坐坐。

他的未婚妻安琪坐在床上,是個很漂亮的女生,穿著合身的傳統服飾,一臉笑吟吟。

大家閒聊起來,這對情侶笑點很低,隨便講個什麼就開心大笑。傑森說我們可以睡在他的房間,於是我們意外的再一次睡在屋內。

傑森很希望我們明天能留下來,他想帶我們去附近走走。近乎強硬的要求讓我想到大叔,不知道是不是肯亞男人骨子裏都有個大男人。

我們在房內鋪了另一張床墊,準備就寢時傑森一副開明的跟我們說:「如果你們想做愛的話就做吧,不用在意我們,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當場傻眼,不確定他是認真的還是喝的微醺了。

當他一再要我們放心做愛時,我想他是真的思想前衛異於常人。

他不只一次的說史很害羞很純真很謙卑,我很好玩有趣,他很愛我們,跪在我們床邊要我們保證,在我們回去家鄉之前會再回來看他們。

要求這樣的保證令我感到為難,我不想說謊也不想讓他難過。我知道我們這趟旅程是不會回頭的,只會一直向前進,而他們將會停留在我們的記憶中。

也許幾年後我們再次回到肯亞,或是他們有機會來拜訪我們,無論如何,這緣份換了時空仍將繼續延續。




喜歡我們的分享嗎?歡迎follow我們的粉絲專頁獲取最新消息!


有您的支持,將幫助我們騎得更遠更久,分享更多的故事...


贊助超過二十歐(約台幣760元左右),我們將寄給您來自世界某個角落的明信片一張!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