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歐洲腳印第三步:柏林(Berlin) 和 慕尼黑(Munich)



從丹麥回到德國的感覺真好,可能因為史特凡是德國人的關係吧,也間接地讓我覺得德國比其他國家親近許多。

Map

請點擊任一段的旅程身歷其境吧!

羅斯托克 柏林 (Rostock to Berlin)

  • 花費:一人15.70歐
  • 車票種類:優惠的巴士票,柏林城市一日票
  • 何處購買:上網購買(Flixbus.de),DB購票機
  • 車程:3.5小時
  • 交通工具種類:長途巴士(Flixbus),S-Bahn, U-Bahn

那一晚我們身上的食材只有兩包從台灣帶來的泡麵,本來是想留到緊急時刻才吃的,但經歷一波三折的攔便車過程後,我們決定把那兩包泡麵當作今晚的“小確幸”。

飯後史特凡從busliniensuche.de網站找到只要9歐的便宜巴士到柏林,還可以直接從我們所在的渡輪航站上車,二話不說他馬上線上訂票,後來我們發現你也可以現場跟司機買票,但票價就變成27歐了,是我們的票價的三倍,所以大家若有機會在德國搭長途巴士,請務必先上網買票才能揀到便宜呀!

德國從2013年才開放長久以來對國內長途巴士的禁令,也因此許多長途巴士公司有如雨後春筍般湧入這個全新的市場,競爭激烈下的低價促銷手段,對我們背包客來說正是旅遊德國的好時機。

要不是有我們的沙發衝浪主人Sven的邀請,我們可能還在煩惱到柏林要住哪(因為史特凡的朋友臨時不方便讓我們借住,我們因此計劃大亂)。為了到達Sven家,我們買了柏林的一日票6.7歐,如果你會在一天內搭超過三次以上的大眾運輸,那麼柏林的一日票會比分次買單程票來的划算,但若你們有超過三人以上,那就買更划算的柏林一日團體票。

還有千萬不要有跑票的僥倖心態,尤其在柏林,因為查票的車務人員全是便衣,他們會等車門關上的那一刻才秀出證件要求驗票,短短的一趟車,我們就被查了兩次。被抓到跑票的罰款是40歐,並會留下記錄,可別因小失大了。

我們的沙發衝浪主人是個道地的柏林人,對台灣文化很著迷,正準備明年要到台灣來讀書,我覺得很意外,因為身為台灣人的我都有點搞不懂什麼是台灣文化 (是指夜市美食嗎?) 。說來慚愧,史特凡還比我熟悉台灣的歷史(因為他是維基百科的愛好者),我只依稀記得小時候背的要死的全中國歷史,那沈重的五千年卻不是在我土生土長的台灣,突然驚覺對於自己的故鄉我好像了解得比外國人還少。

說到歷史,整個柏林就像一座活歷史,不管是當時納粹時期的德國,或是後來分裂成東德西德的冷戰時期,柏林都有其獨特的歷史地位,很少有一個城市可以像柏林一樣,有那麼多歲月風霜故事可說,而且每個故事都是一篇巨作。

來到柏林怎麼能不來摸摸柏林圍牆呢?對史特凡來說這牆的故事他可是從小聽到大,能第一次真的親眼看到這牆他顯得特別興奮。這牆之高很難相信東德是在一夜之間建好的,為了阻隔人民對自由世界的嚮往,索性就這麼鴕鳥心態的蓋了一座牆擋著。

牆上塗鴉色彩繽紛,很難想像當時的肅殺之氣,曾多少人為了翻越這高牆而掉了性命,如今觀光客熙熙攘攘已把當年的死亡恐懼踩踏的更滲入土裡看不見了。

聽史特凡說還有個博物館敘述當年各式各樣人民逃跑的方法,說實在我真的很感興趣,可惜我們因為之前攔便車不順多耗了一天在路上,因此在柏林只能待短短的三天,剛好我又不巧的生病發燒,連走路都顯得虛弱更別說是盡情瀏覽博物館之類的,也讓我們留下許多下次再造訪柏林的好理由。

柏林圍牆不只是東德西德的分界,更是世界的分界,是西方資本主義和蘇聯共產國家的一個前哨戰,如果你想了解更多柏林圍牆的故事,請按此連結

除了大家耳熟能詳的柏林圍牆,柏林可看可逛的東西真的太多太多了,布蘭登堡門,博物館島,電視塔,國會大廈等等。我們”觀光客行程“的第一站從Alexanderplatz車站旁邊的電視塔開始,這種高聳入雲霄的直柱式建築在蘇聯時期的東歐隨處可見,他們似乎像小狗撒尿似的標記地盤,在各個佔領地區建了一個,模樣都一樣的醜。

紅色市政廳(Rotes Rathaus)就在電視塔附近,模樣有點像我們的總統府,柏林大教堂(Berliner Dom)也在附近而已,再往前一段就是Spree河中有名的博物館島(Museumsinsel),會被叫做“島”還真的名副其實,這裡座落五座世界頂級的博物館,但最讓我們感興趣的是其中的貝加蒙博物館(Pergamon Museum),除了它是五座博物館中最大收藏最多的一間,更重要的是再過幾天貝加蒙博物館就要休館五年了,難怪門口出現難得的長長排隊人龍,畢竟錯過這一次要再等五年,讓我們心中搖擺要不要在休館前一窺堂奧,不過那沒有盡頭的排隊人龍瞬間又把我們拉回現實,好吧,我們就等你個五年,又給自己一個再回柏林的理由了。

接著我們搭乘開往菩提樹下大道(Unter den Linden)的雙層巴士。如果你懶得一直走路或想節省些時間,那麼提供你一個貼心小撇步:你可以購買任何有效的柏林車票(BVG)搭乘巴士車號100和200的雙層巴士,因為這兩種巴士的行駛路線完全和昂貴的“城市觀光巴士”一模一樣,如果有一樣的便宜巴士可以搭當然沒理由當冤大頭囉。

這條“菩提樹下大道”的終點就是另一個德國象徵“布蘭登堡”(Brandenburger Tor),這附近很容易有因為各種原因來抗議民眾,對柏林人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見怪不怪,這次我們剛好巧遇Kurdish人在抗議德國政府對打擊ISIS的消極態度。天開始飄雨,但仍澆不熄這群抗議民眾的熱血,持續不斷透過大聲公拉長嗓門對過路客強力放送他們的理念。

在台灣是看不到太多國際新聞的,我們有如鎖國的島,新聞衝斥著許多沒營養的無聊話題,對於一些國際要聞反倒常常充耳不聞,但此時此刻的我覺得戰爭其實離自己很近,國與國之間其實都息息相關。

國會大廈(Reichstag)就在布蘭登堡附近,1933年這裡曾經被荷蘭共產黨成員放火燒燬,因此也給了當時的納粹黨一個藉口停止民主政治,實行他們所謂的“戒嚴令”,以致引發後來的二次世界大戰,可說是一個極具歷史關鍵性的建築物,事先申請可以免費至玻璃半圓形屋頂的頂樓參觀,每天都有人數限制,史特凡一直覺得很可惜我們沒事先登記,因此錯過登高俯瞰柏林的機會。如果你對參觀國會大廈有興趣,可以先上網登記申請

我們造訪的兩個免費博物館分別是:猶太人大屠殺博物館(Holocaust Memorial)恐怖博物館(Topography of Terror Museum),這兩者都把人拉回到德國在納粹統治下最黑暗的一段歷史。對身為德國人的史特凡來說,這段歷史他一點也不陌生,因為從小在學校就不停地被教導所有有關納粹的興起到結束,德國人並沒有隱藏或掩飾這段犯錯的歷史,而是用慘痛的教訓引以告誡,從小教育孩子以免同樣的事再發生。

值得一提的是在柏林街頭,你可能不經意會看到某些建築物門口有鑲嵌在地上的小金牌,上面用德文寫著:人名,出生與死亡年份,淪落何方。這些都是當時被迫害的猶太人硬生生被趕出自己家門的史證,每一個擁有小金牌的房子都曾有一段悲傷的故事,我不懂為什麼德國人會特別製作這些小金牌來記錄,這不是一再地在傷口上撒鹽嗎?難道他們不痛嗎?

我想,他們可能在用最痛的方式時時刻刻提醒自己,過去的事不能只存在歷史,這些用血淚堆砌的黑暗歲月是不能被忘記的,因為發生過的事很可能會再發生,如果不想舊事重演就得如刀割般地刻劃在心上警惕著。

晚餐後我們的沙發主人Sven帶領我們展開柏林夜生活tour,柏林的Kreuzberg區是一塊多元文化龍蛇雜處的地方,曾經這邊是工人,移民貧民窟,嬉皮到現在主要是學生居住的地方,也因此造就這邊的酒吧各有各的樣子,你很難找到長得類似的酒吧,有的弄得像叢林,有的像車庫,有的像學生宿舍,不同的裝潢風格但同樣都有一種“很像你家客廳”的悠閒舒適氛圍,說不定你也可以嘗試在這邊找到氣味相投的酒吧呢!

幾盞蠟燭取代明亮燈火,朦朧光線下與三五好友小酌聊天道是非,或是到音樂震耳的酒吧隨意舞動,看著燈紅酒綠的男女耳鬢廝磨一夜快活,柏林的夜生活每天都在熱鬧精彩的上演著。

最後還是忍不住哎幾聲“只待在柏林三天真的太少拉!” 通常一個城市大多只要一天就可以走遍看透透,但柏林就算待一個禮拜可能還嫌不夠,那些數不清的博物館就可以耗上大半天了,更別說只待在柏林短短三天的我們,就像隔靴搔癢似的只沾了點柏林的邊而已,無奈我們已經訂好前往慕尼黑的ICE了,只能依依不捨的和柏林說再見。

我很喜歡的柏林混搭風采,既有濃厚的歷史故事,又有來自土耳其,越南….等大量移居此地的新住民,讓柏林褪去歷史傷痕,變得更多彩多姿的充滿生命力!Sven說“Berliners have big hearts and big mounths”意思是柏林人非常能夠包容外來文化 (他開玩笑的說除了從巴伐利亞來的人之外)和心直口快,從他身上我可以深深感受到他刀子嘴豆腐心的細膩。

明明只是個異鄉人,卻在柏林自然而然找到一份歸屬感,在柏林的三天,也因為Sven的熱情款待,讓柏林不只是一個城市名字,我們也不只是過客而已,我們與柏林更貼近了。

期待再回到柏林,也再次感謝Sven的幫忙,期待與他在台灣重逢。

柏林 到 慕尼黑 ( Berlin to Munich)

  • 花費:一人37.4歐
  • 車票種類:柏林城市單人票,優惠ICE車票,慕尼黑城市單人票
  • 何處購買:柏林VBB購票機,上網ltur.de買優惠ICE車票,DB購票機
  • 車程:7小時
  • 交通工具種類:U-Bahn,S-Bahn,ICE,RE

這是我第一次搭乘德國的ICE,享受時速超過三百的快感。不過不知道是不是悶在車廂六小時的關係,我坐到後來覺得頭有些暈,噁心想吐,只能儘量讓自己睡著來忘卻那惱人的不適。

到慕尼黑已是深夜十一點了,火車一停好我就迫不及待地跳出車廂,深深呼吸一口新鮮空氣。放眼望去的車站顯得熱鬧非凡,身著巴伐利亞傳統服飾的男男女女到處穿梭,一開始我還以為這是什麼cosplay,史特凡說這是因為啤酒節的關係,大家會穿上傳統服飾盛裝打扮參加,把啤酒點綴得更有節慶氣氛。定睛一看,女生爆乳的裝扮不論老幼實在很吸睛,而男生則是優雅的吊帶短褲加上襯衫,讓我初到慕尼黑,就覺得這裡和柏林很不一樣。

沒在慕尼黑車站待太久,我們就轉搭RE前往位於郊區的Freising,我的朋友Michaela在那邊等著我們。

她是我在紐西蘭旅行時認識的德國女孩,19歲就自己一個小女生背著背包到紐西蘭旅行快三個月,這對西方人來說一點都不稀奇,我在紐西蘭遇到太多才20歲左右的旅人,年紀輕輕就當起背包客給自己來個gap year,說實在我真的很羨慕他們,可以那麼早出來看看世界再想想自己的人生方向,透過旅行更了解自己後再做出決定,比起不明就裡地走著大家都一樣的既定模式來的踏實許多,也更能對自己的人生負責,而不是演著大家都一樣的劇本。

Michaela是個非常“德國”的女孩,在她知道我們要來訪時就已經盤算好了這三天要帶我們去哪邊逛逛,哪天要去新天鵝堡,哪天她有私事我們得自己安排,非常井然有序的行程計劃讓我不得不佩服,這點史特凡比起來就沒那麼“德國”(然後他就會反駁說因為他是“台灣人”)。

能和之前旅途認識的朋友,在世界的另一個角落相遇真的是件很美好的事,即使不常聯絡,但再度搭上線時那旅人獨特的溝通頻道就能瞬間調好頻,然後一下子嘰哩呱拉的聊個不停。

隔天Michaela充當一日導遊,帶著我們到慕尼黑市區晃晃。慕尼黑市中心有一個廣闊的英國公園,那天正好是一個天氣晴朗的星期天,可以看到許多德國家庭攜家帶眷在草地上野餐,多到即便是復地廣大的公園都被滿滿的人潮充滿。

一般來說公園不就是有樹有草,讓都市人可以在城市叢林中有個“擬大自然的地方”聊以慰藉喘口氣的嗎?不過這個英國公園還真不一樣,這裡竟然可以讓人在小溪中衝浪!那是一個人造的急流,水流湍急到撐得起一個又一個的衝浪好手挑戰駕馭急流的快感。小溪兩旁和橋上都是滿滿的圍觀人群,在滿場觀眾叫好聲中,衝浪者向浪滑去,利用水勢一下左一下右的來來回回在小溪兩側切來滑去,好幾個回合後終究是不敵強勁水流而被吞沒,上一個才剛敗下陣來下一個馬上蓄勢待發地衝入溪浪,衝浪好手前仆後繼的賣力演出讓整場秀無冷場,我們也因此看的入神忘了時間。

Michaela還帶我們去一家當地很有名的冰淇淋店嘗鮮,我們一到店門口竟然已有一串排隊人龍從店裡延伸到街上了。我心想:『什麼冰淇淋有這麼厲害?』強大的好奇心讓我耐著性子接在人龍尾端,終於輪到我們點餐時,服務生問:『請問你要哪種口味的?』我看著眼前五花八門的冰淇淋種類,腦袋一片混亂像被轟炸過的不知道該選什麼,這裡口味多元奇特到竟然還有啤酒口味和鹹魚口味的冰淇淋!

點了最保守的草莓口味後,我們交換彼此的口味互嘗,史特凡的鹹魚口味是一道地雷,炸的他腸胃有些古怪和滿嘴揮之不去的異味。

邊吃冰淇淋邊順著熱鬧的大街走呀走,我們來到新市政廳,廣場上已聚集許多觀光客正在等候音樂玩偶鐘的整點秀,整點一到悅耳的的鐘聲立即響起,搭配騎馬士兵的舞蹈還有慶祝消除黑死病的桶匠舞蹈,小木偶們活靈活現地旋轉舞動,吸引大批目光,只見幾乎每個人都高舉相機記錄這經典的一刻。玩偶鐘表演的時間約有五分鐘,比起玩偶鐘我覺得看到許多人同時抬頭定睛同一個方向的畫面更為有趣。

在Michaela推薦下我們去旁邊的聖彼得教堂登塔俯瞰整個廣場(登塔費2歐),塔頂空間本已狹小加上擠滿人群狀況下,連移動都有些困難,但眼前一覽無遺的風景,高高低低的城市稜線拉出慕尼黑熱鬧與活力,不意外會吸引這麼多人朝聖。

如果你差不多九月底到十月初來到慕尼黑,怎麼能錯過那一年一度的慕尼黑啤酒節呢?這也是我們這時來慕尼黑的重點行程之一。史特凡曾經來過兩次,早已體驗過從早到晚待在一個啤酒帳棚喝個一整天了,不過基於這次我們是“預算不多”的背包客旅行,那種一擲千金的揮灑已是過往雲煙,因為一杯啤酒(一公升)在啤酒節可是要價至少十歐呀!所以如果你想要在這裡喝到醉,口袋可要挺深的。

星期天的帳棚是不太可能會有空位的,我和史特凡決定明天再來一趟,今天就先見習啤酒節熱鬧的節慶氣氛。這是一種很像嘉年華的大型園遊會,除了一些特大型啤酒帳棚之外,還有許多像鬼屋,自由落體,雲霄飛車之類的各式各樣的遊樂設施,儼然像個小型遊樂園,所以即使你是個不喝啤酒的人,都能好好享受啤酒節的歡樂 ; 許多家庭甚至攜家帶眷的一家大小前來。

第一次參加啤酒節的我不能壓抑自己的興奮,尤其看到許多俊男美女身著傳統服飾,大剌剌外放的胸脯好像置身唐朝後宮,特製的心形吊牌餅乾色彩絢麗的掛在胸前更顯趣味,餅乾上寫著“我愛你”,“最棒的女(男)朋友”,“歡樂啤酒節”,讓我想到在台灣一些穿著“我最愛老公(老婆)“的情侶,原來這種直白地閃愛是不分國籍的。

最特別的是我們竟然看到有人當場下跪求婚,男方已經醉到站得搖搖晃晃的,當他單腳下跪時我原本還以為他是站不穩摔了,想不到下一刻他就從口袋掏出戒指向女友求婚,女生一臉驚訝歡喜,開心地接受了,小倆口你儂我儂的緊緊相擁。我們這三個旁觀者就在旁邊事不關己地討論”他該不會是醉到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吧?“Michaela直接地說”這樣酒醉狀態的求婚我才不會接受呢“,巴拉巴拉的你一言我一語的越扯越遠,笑得賊兮兮。

隔天我們先去參觀德國博物館(如果對科學和科技有興趣的人,滿推薦的),再回到昨天啤酒節場地,已經湧入不少下班後共襄盛舉的人潮,人似乎有比假日少一些,但帳棚依舊高朋滿座。我們在各個帳篷穿梭試圖找到空位,費了一番工夫仍是遍尋不著,天呀!這些人是從何時就已經黏在他們的座位上了。

雖然沒能在帳棚內找到座位,但棚內現場德國歌曲表演,千人一起大聲唱歌跳舞附和,有的甚至站在長椅上踩踏歡呼,清一色的男男女女高舉特大啤酒杯乾杯,強壯的女服務生端著數杯啤酒和多盤烤雞流竄,拿著麵包籃的女孩沿途叫賣,整個帳棚充斥歡愉熱鬧,就好像一個大型派對,讓人不自覺也跟著哼起歌拍起手扭動起來。

最後我們坐在戶外區(基於安全理由,只有當你坐下才能點酒),史特凡很自然地就和同桌酒客聊起天來。在啤酒節節慶氣氛的感染下,即使你是一個人前來也完全不用擔心找不到伴陪你喝,通常坐下不用幾分鐘一下子就能和同桌的人把酒言歡。

我們鄰桌的是一群喝得醉醺醺的澳洲人,既吵鬧又把酒杯打破,女服務生氣沖沖地抱怨:他們若再不檢點就要把他們丟出去,我看他們有趣,史特凡看他們一臉不以為然。說到這真的不得不佩服德國人的自制力,即使喝醉了也儘量不影響別人,啤酒節場地附近的草地上,不時會看到一些醉到不省人事的人們就地而睡,不過通常他們會有分寸的在到達自己的極限前停止再喝,德國人很愛惜自己的羽毛,因此啤酒節期間鮮少聽到因為喝酒而鬧事的,這點和喝酒後不太受控制的澳洲人很不一樣。

最有趣的是我們要回家時捷運內的廣播,啤酒節期間的捷運站會有非常多的工作人員,在每輛列車停好前,工作人員會手拉著手連成一座人牆直到車門打開,接著就聽到廣播說:『我知道大家都想回家,但請小心移動你的腳步,來,讓我們先移動左腳,再來右腳,左腳右腳左腳右腳,好,你已經進到車廂了,讓我們明天再相會。』幽默的即時廣播讓人莞爾一笑,也讓大家乖乖的配合守秩序。

夜深了,微帶著酒意香甜入眠,明天,我們將完成我的兒時夢想,前進新天鵝堡。

慕尼黑 來回 新天鵝堡 (Munich to Neuschwanstein)

  • 花費:一人10.33歐
  • 車票種類:Bayern邦票
  • 何處購買:DB購票機
  • 車程:3小時(單程)
  • 交通工具種類:RE,公車,ALX民營火車

新天鵝堡可能是德國最多觀光客會去的景點之一,從小我就對一直出現在日曆紙上的“它”魂牽夢縈,這樣一個夢幻浪漫的城堡是小時候的我對王子公主的憧憬的投射,暗自下定決心將來不管會不會遇到我的王子,我都想要自己去一趟新天鵝堡滿足我的公主夢。

Michaela安排了她的兩個從保加利亞來德國讀書的交換學生朋友,Anna和Iva一起同行。因為Michaela的學生證可以除了讓她免費搭車之外再多待一個人也是免費,所以其他三個人就一起分攤Bayern邦票,31歐這樣分下來還是很划算。我們在慕尼黑車站和她倆會合後,就一起搭RE到 Füssen,離新天鵝堡最近的火車站。

舊式的列車車廂座位不多,三兩下就已經坐滿都是要去新天鵝堡的遊客,史特凡猜測可能是因為觀光客比較不會抱怨,所以 DB才會讓這款舊式列車仍持續在這段大多是觀光客的路線行駛,要換作是給通勤上班的德國人使用,可能早就被抱怨到耳朵長繭了(因為他們連火車遲到兩分鐘都會開罵)。

僧多粥少的狀況下,要找到一下子有五個人的座位簡直不可能,我們只好分散行動,各自去找位子,Michaela和Iva輪流坐一個位子,史特凡坐在椅子把手上或站著交替,我和Anna則幸運的從頭坐到尾。

到達Füssen後,已經有三輛公車在火車站外頭等著,為了消化這大量要去新天鵝堡的觀光人潮,火車和公車的配套措施環環聯結著。Bayern邦票包含搭公車的費用,搭了約五公里的路程後便來到Hohenschwangau村莊,新天鵝堡的購票處,得先在這裡買好票然後再走約四十分鐘的上坡(懶得走路的話,還可以選擇搭馬車,當然是要另外付費的囉!),才會真的到達新天鵝堡的大門口,一道一道的關卡讓我們越來越接近,準備揭開新天鵝堡的神秘面紗。

12歐的門票包含一個tour,等tour時間到即可用票嗶過閘口進到新天鵝堡裡面,人數約30人左右的tour在領隊帶領下穿梭,沿途解說關於新天鵝堡的故事和歷史,關於新天鵝堡的建造者:路德維希二世的一生。這個建造於140年前的城堡,其實在德國眾多城堡中算是很年輕的一輩,但那奢華浪漫的建築風格,加上周圍群山環繞的醉人美景,更增添新天鵝堡的魅力,讓人一想到城堡,這孤傲絕美的新天鵝堡就自動從腦海閃過。

諷刺的是,當初費盡所有心血,一心只想打造出自己心目中的夢幻城堡的路德維希二世本人,一輩子在這城堡住過的日子只有短短的一百多天,整座城堡在他意外去世時都還沒完全蓋好呢!他本來蓋這座城堡只想獨享,誰知在他死後的六個星期,城堡即對外開放觀光,我想如果他地下有知,可能會嘔得直跺腳吧。

當初很多人說他瘋了,才會不惜重金打造新天鵝堡,所有的雕樓玉砌,精細壁畫,廊柱迴廊,房間配飾,一景一物無不奢華頂級,上至天花板,燈飾,牆壁,下至腳上踩的地毯,每一樣都是工匠嘔心瀝血之作。不過事實證明他的獨到眼光,如今新天鵝堡的門票和週邊獲利早就超過當時他所下重本。

絢爛華麗的擺設看得我眼都花了,每一道精細雕刻都令人嘆為觀止,每一個日常用品都是一項藝術品,不過若真的住在這樣偌大的房間,不知怎地我覺得好寂寞呀!空幽幽的城堡,如果少了遊客,可能會安靜到掉了一根針在地上都聽得到吧?

整個tour在四十分鐘左右結束,過程中不能拍照,也沒什麼時間讓你問問題,因為領隊在介紹完一個區域後就隨即帶領整團人到下一個房間。說實在要一邊欣賞雕刻擺飾,一邊聆聽她濃厚德國腔的英文,對我來說有些吃力,所以到最後我開始放空,自顧自的打量各個角落。史特凡嘀咕地說,可能是為了能容納更多的tour場次吧,所以才會那麼趕,以那麼受歡迎的觀光景點而言,不意外他們想多賺點錢囉。

走出新天鵝堡的那一刻,我有種剛剛好像時間快轉的錯覺,原來在它裡面逛一圈這麼快,明明從外面看挺大的呢!稍微有些失望,我不知道是不是太多觀光客以致沖淡我對它的憧憬,還是我之前預期心裡過高?

出城堡後,我們沿著旁邊的小徑走到一座橋,從橋上往回看向那頭完整的新天鵝堡,此刻我的心才又重新澎湃激昂了起來,這就是新天鵝堡呀!這就是我朝思暮想的新天鵝堡呀!

眼前雲霧纏繞城堡,清清淡淡的抹上幾分夢幻,遠方山水襯底,城堡於是躍然紙上活靈活現,有如潑墨畫的飄渺美景,讓你無法再將視線移開,被攝魂般的定住。

新天鵝堡從沒真的用在當堡壘打仗過,也從沒一個國王在此登基延續家業過,它建立的目的只因一個人對美的瘋狂,但看到眼前絕美景色你能怪他不瘋狂嗎?我漸漸理解他想這麼做的動機。

這也可能是新天鵝堡之所以吸引人的原因之一,一個藏在每個人心中不屬於真實的夢幻城堡。

終於達成親眼見到新天鵝堡的夢想,比起人真的在新天鵝堡裡頭還讓我興奮激動。兩年前這裡也是我的目的地之一,等了兩年後我真的來了,就好像我來履行約定似的。坐在回程火車,窗外開始下起大雨,看著窗戶投影出自己的臉,我忍不住對自己微笑點頭,我們完成夢想了噢!

未完待續…

告別慕尼黑,近鄉情怯地啟程前往史特凡暌違二十個月的家…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