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與不生,最一開始的決定

要不要生孩子,一直是我心中搖擺不定的決定。想必對很多年紀跟我相當(跨過35歲的高齡產婦界定鴻溝)的女性朋友來說,也是如此。


給另一個世界的妳

昨晚我夢見了妳。 不同以往,這次夢到妳剛過世,大體才從妳睡的床移走不久,夢裡的我撲倒在那張床上蜷縮成一團大哭,被褥還能感受到妳殘留的餘溫。這個夢真實到讓我以為,當時真的在妳床上痛哭,但實際上比起悲傷,初聞妳過世的我,腦中更多的是錯愕和茫然。


為自己勇敢!六十歲後出發環遊世界也不遲的不老騎士

前言:2019年騎經法國佩皮尼昂(Perpignan),我們的借宿主人是一個七十一歲的法國阿伯簡馬克,他在六十歲時選擇提早退休,然後開始騎車世界旅行,輪胎痕目前已遍布世界六大洲,騎行距離超過十六萬公里,整整是我們的五倍以上!因為太佩服他了,經過本人同意,特別寫一篇文章分享他的故事。


我不要你的完美,在我面前請安心的做你自己。

自2014年我們在紐西蘭相遇相識相戀,算算這幾年我們分開的天數真的不多,尤其2016年我們開始騎車旅行之後,幾乎是24小時形影不離,有些人很好奇來自東西不同文化的我們,是怎麼磨合成為彼此這一路上最好的旅伴的。


烏干達:斷糧危機

因為史的銀行卡並未如期地抵達德國位於Kampala的大使館(他先前在肯亞掉了錢包,因此銀行卡也跟著遺失),而史的兩百歐元紙鈔也被各家換錢所拒收(因為之前摔到泥坑而有些髒損),我的澳洲銀行卡試了好幾個提款機又都失敗,身無烏干達分文的我們陷入了前所未見的缺錢危機。


烏干達:命運的河流

這一條土路比之前騎的土路的塵土都還猖狂,只要車子一開過就像滾著一團煙塵雲霧般,將四周都捲入那團塵土煙霧,甚至看不見前方。


烏干達:猴子軍團

我們到達suan river的邊界,先在肯亞這邊蓋出境章,我的章一樣蓋在那張額外的紙上,但那張紙沒被收回。接著我們步行至另一邊的烏干達海關,烏干達的海關只問了會待多久,史說兩個月,她便在剛蓋好的入境章上標注。意外的是,她也將入境章蓋在我的護照上。


肯亞:非洲爬坡日記

12/17 (一)無盡的爬坡 從Marigat到 Kabarnet,為了避開高溫,我們約早上七點出頭出發,這時候的氣溫涼爽宜人,爬坡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