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素昧平生的溫柔



噗通!噗通!

我蹲在江邊的簡陋茅房,一丸又一丸的便便在我還沒來得及看仔細前就前仆後繼的落入江中,隨著滔滔江水往東流。不知怎麼的,每聽到一聲噗通總能激起我內心的雀躍,難道這是一種孩子終於長大成人的欣慰嗎?我一邊聽著流水聲一邊目送每個曾經存在體內的部分自我離去,只是幾塊木板搭成的茅房讓我身在茅坑中卻不聞其臭,隱約間好像被某種人生哲學醍醐灌頂似的。

真好,這樣的天然抽水馬桶讓身心完全解放,好像真的和大自然融為一體了。

史在我之後也跟著去解放,村長夫人煮給我們當早餐的麵我都吃完了他才回來。

『你該不會失足墜入茅坑吧?』我湊近聞聞他是否帶有屎味。屎味是沒有,倒是一臉屎臉的說他瞥見廁所裡有人,所以只能等,這一等就等到天荒地老,等到那位大哥的解放儀式結束滿足地起身走遠後,他才敢從附近草叢現身溜進茅房。

我一聽心一驚,那位大哥能在我之後史之前的空擋見縫插針,該不會也是在一旁草叢裡埋伏許久吧?

雨稀哩呼嚕的下著,等了好一陣子仍不見雨停,我們毅然決然的上路,和村長一家子一再道謝後,我們騎著車融入雨中。

無盡的雨從無邊際的灰雲落下,沒有終點似的還有那路況逐漸轉差的上坡,騎了一陣子後我突然覺得好睏,張眼閉眼的時間慢慢拉長,我幻想現在是一場夢,真實世界的我其實人正在舒服的被窩裡賴床,無奈雨點打在臉上的冷冽卻又將我從幻想中拉回現實。一下兩下三下的踩著,這一切都會有終點的,都會過去的,我只能這樣想才不至於覺得自己此刻太悲慘,才能讓自己好過些。

好不容易到了最高點,我們一路滑下顛簸,一路滑進藏族居住區。騎在用石塊砌成的路面,蹬的車子一彈一碰撞的前進。這裡的風景像被重新調了色,大地呈現黑色系大片大片的延伸,連牛呀羊呀都是黑的,呈現某種神秘莊嚴。

我們在一個小賣部前停下,一位藏族婦人熱心地喊我們進去烤火,一見到火爐饑寒交迫的我們如同飛蛾撲火般的毫不客氣地坐下,好巧不巧雨勢正好轉大,我們也就多了一個名正言順的理由歇腳。

婦人遞給我們她做的餅,還滾了兩杯茶讓我們暖暖,那一刻的時空充滿安靜的張力,我們靜靜地喫著茶烤著火,婦人也默默地紡著線,三個人都很有默契地沒有交談,一起共享這份靜謐美好。

我脫去外套烤著,一不小心把外套烤焦一個洞,心疼的苦皺著臉,婦人嘴裡直嚷著可惜就接手將我的外套拿去。『我來幫妳烤吧!』她對我說,然後一遍又一遍小心謹慎的翻弄外套,那仔細的動作反覆且熟練,一會兒後她將烤好的外套遞還給我,也把她的溫柔夾在裡面,讓外套摸起來特別暖手,我想,她烤的不是外套而是我的心。

雨停了,我們想趁機上路,婦人走到門外送我們,她指指牆上電話說這是她的電話,如果我們回來可以住她家,這句『回來』說的稀鬆平常,但她連我們的名字都還不知道呀。

和她揮手道別後,我踏上車前進沒有回頭,背上的熱意依舊暖著。

← 中國:全天下最大的慷慨

→ 中國:不負盛名的香格里拉!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