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干達:命運的河流



這一條土路比之前騎的土路的塵土都還猖狂,只要車子一開過就像滾著一團煙塵雲霧般,將四周都捲入那團塵土煙霧,甚至看不見前方。

地上塵土積的厚點的地段,路兩側的植物都不是綠的,因為上頭蓋了一層紅色塵土。我們的衣服也是,骯髒的快看不出原本的顏色。真的不能怪這邊的小孩衣服都髒兮兮的,這樣的環境不用待上一天衣服就髒透了,這裡的媽媽應該洗衣服洗得很挫折吧。

天氣炎熱,額頭不時落下斗大的汗珠滑進眼眶,我們以極度緩慢的速度前進,好像卡在一個爬坡惡夢,沒完沒了的上坡接踵而來,夾雜路人的指指點點和訕笑聲,回答不完的how are you問候,我好怕我會被困在這裡。每踩一下踏板,都是一個想逃離這裡的掙扎。

過了第三個修路路段不久,我們終於接上了柏油路,那一刻我才從惡夢中醒來,那些沒完沒了的爬坡也好,鋪天蓋地的紅塵也好,過於逼近又愛跟的小孩也好,終於能告一段落了。

抵達Kapchorwa的第一要事就是領錢。

領好錢我們喜孜孜的先去買汽水喝,當甜膩的氣泡充斥在喉間時,我彷彿是一片終於得到滋潤的沙漠,瞬間變成綠洲。先前的疲憊和浮躁平撫了許多。

再來就是找家飯館填飽肚子了,我們隨機進了一家,一踏入就看到門廊邊有個亞洲面孔,我用中文問他是中國人嗎?他回以英文說他是韓國人。

後來和這位韓國大叔聊起來,才知道他是在這裡從事農作生意,甚至還有烏干達的護照。

我問他當初怎麼會想來烏干達,他說1998年漢城奧運時他遇到一些烏干達人,因此對烏干達產生興趣,後來就來這邊發展農業了,他甚至還有和烏干達總統的合照。我說他原來是個名人呀,他直搖頭笑著說他只是個農夫。

韓國大叔和他朋友Bosco不只協助我們辦好sim卡,幫我們找到價格合理的民宿,還買了一袋水果給我們。臨走前他說他們明天會在他的農場烤肉,邀我們一起去,這個偶遇的驚喜不斷,讓我們忍不住期待了起來。

可惜到了隔天,當我們騎到接近韓國大叔農場的Sipi瀑布時,卻收到他們有急事得趕去首都一趟的訊息。我很失望,但史更失望,頭上始終飄了一朵失落的烏雲。

我們原本想在Sipi瀑布附近找住宿休息一天,但這邊雖號稱是觀光景點,卻沒有足夠的民宿供人選擇,於是我們改變主意繼續前進。

下午一點多,我們經過一個小鎮隨便找了家小吃店吃午餐,一踏入小吃店,就看到一個熟悉的亞洲面孔,這不是那個韓國大叔和Bosca嘛?!

我震驚的愣在當下,他們也是一臉不可置信的驚喜,四個人大笑著團團抱在一起,找不到言語形容這種神奇的巧合。

難道這就是緣分?如果當時我們選擇留在Sipi瀑布,或在其他的小鎮其他的小吃店用餐,就不會遇到他們了,這樣巧遇的機率若用數學來運算應該非常複雜。

當下的一個決定牽動未來際遇的發展,我不禁讚嘆命運的各種可能性,如此巧妙絕不是我們這種凡夫俗子能想得通的,而每一種可能卻都是存在的。

不知道是否能再巧遇第三次,就看命運的河流又將引領我們到哪了,但我們很珍惜並感恩每次的相遇。




喜歡我們的分享嗎?歡迎follow我們的粉絲專頁獲取最新消息!


有您的支持,將幫助我們騎得更遠更久,分享更多的故事...


贊助超過二十歐(約台幣760元左右),我們將寄給您來自世界某個角落的明信片一張!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