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歐洲腳印第二步:攔便車去丹麥



本來是沒有計劃要到丹麥的 (因為史特凡說丹麥物價太貴,會一下子拉高花費) ,不過對當時的我來說,眼睜睜看著丹麥的國土就在一步之遙 (Sylt離丹麥很近),下次還有沒有機會離這麼近都不知道呢,怎麼能輕易轉身離去。

在此要非常感謝史特凡的包容,因為尤莉是很隨性的旅人,有時候去一個地方就憑一股感覺沒個計劃,幸好史特凡的組織性補足我這鬆散的性格 (說穿了就是當有人可以依賴時,我就樂得當廢人,哈哈)。

為了節省花費,我們大多嘗試在路邊攔便車,史特凡是個經驗老到的攔便車旅人,我雖然有在紐西蘭試過並成功自己單獨攔便車,但每當我舉起比讚的大拇指時,還是渾身不自在地顫抖,幸好一回生二回熟,這次在丹麥的經驗讓我克服攔便車的恐懼,為什麼呢?很簡單,當你站在路邊比讚比了兩小時後,就會一心只想離開而顧不得面子問題了。

請點擊任一段的旅程身歷其境吧!

Sylt 到 歐登塞 (Sylt to Odense)

  • 花費:一人10.40歐
  • 車票種類:公車票,邦票 (Schleswig-Holstein邦票)
  • 何處購買:公車司機,Westerland火車站的NOB車票售票機
  • 車程:兩天
  • 交通工具種類:公車,NOB火車,路邊攔便車

歐登塞是安徒生的故鄉,這對從小聽安徒生童話長大的我來說,瞬間讓這個小鎮在地圖上閃閃發光,一再呼喚我去對大師朝聖,好像在那邊就會遇到醜小鴨,賣火柴的女孩或是小美人魚似的。

基於我們並沒有找到便宜的大眾運輸去到歐登塞,眼前唯一省錢的方法只有:路邊攔便車了。趁著天色還早,我們有充裕的時間試著攔便車慢慢靠近歐登塞,此外德國北部的人比較開放,大多樂意順道載路邊攔便車的旅人。

大概心裡有個底後,我們得先離開Sylt。一開始我們試圖路邊攔便車搭到Sylt火車站,可惜一路上大多是像賓士或BMW那類名牌車,經驗告訴我們這類昂貴的車通常都不會停,走了一段試了幾次後,我們認份的搭了公車,以為已經走了好一大段後車費會比較少,想不到竟然還是4.4歐,早知道一開始搭公車就好了。

到車站後,我們打算搭火車到Niebüll,這是離丹麥主要幹道最近的德國城市。到Niebüll的一張單程票要價8歐,剛好那時有位女士正在大喊“有沒有人要去漢堡?”她打算買Schleswig-Holstein邦票,因為是同一個路線,所以我們就以一人6歐的價錢達成協議分攤邦票。

路邊攔便車最重要的就是先找到一個好攔車的地點,這時Google Maps的衛星空照圖非常好用。史特凡透過空照圖找到一個不錯的地點,但當我們走到那邊時才發現那是一個公車站,當然這不是一個適合攔車的地方 (駕駛可能會想說你幹嘛不直接搭公車就好了),不過幸運的我們在等了約四十分鐘後就攔到一輛車,駕駛是一個正要回家的建築工人,他好心的多開一段路,送我們到一個接近丹麥國界叫Süderlügum的小鎮。

在這個小鎮你可以看到許多不同的德國連鎖超市齊聚一堂,就好像大買家,家樂福,好市多等等所有的各類超市都開在同一個區域。因為德國的物價比丹麥便宜,所以很多丹麥人會開車跨過邊界來德國大採買,也因此這邊的超市會有兩種價錢,歐元和丹麥DKK。

我們就站在某個超市停車場的出口處,舉著“丹麥”的牌子和伸出我們的大拇指,許多車都滿載物資看起來像是要去逃難似的,他們看看我們然後回頭看看滿滿的後座,對我們歉然地笑笑。最後是一個德國人送我們一程到丹麥的Tønder。

我興奮的看著google map上的藍點,我們真的靠搭便車到丹麥了!雖然現在被丟包在一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玉米田路邊,但我仍無法壓抑我的雀躍。重新繪製好往“E45”快速道路的牌子後開始上工,這次很快的就有位丹麥阿姨讓我們搭便車,但她並沒有要到那麼遠,只能送我們到Tinglev她要去的超市。她是位很健談的阿姨,很開心的跟我們聊了她的女兒和狗,感覺我們要下車時她還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讓初到丹麥的我們就感受到丹麥人的熱情。

天色漸漸暗了,當我們和熱心阿姨告別後,就開始走向她所說的大概五公里遠的露營區。走著走著,突然聽到一陣喇叭聲,咦?這車好眼熟,不就是剛剛熱情丹麥阿姨的車嘛!她對我們說”我覺得我不應該讓你們自己走,乾脆我直接送你們到露營區吧!“ 說真的我們有些受寵若驚,因為我們分開前後還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可以想見丹麥阿姨是多麼快速的拿了自己要買的東西,結了帳後又立馬追過來要送我們一程,頓時內心一股暖流烘得我不覺入夜涼意,丹麥阿姨謝謝你。

那是一個很大的露營區,和Sylt一樣,很多看似已經在當地紮營許久的高檔露營車群聚成一個小型社區,因為櫃檯已經下班,所以我們自己找了一塊地紮營,這次就孤零零的我們這頂帳篷。更棒的是這個營區的廚房有提供爐子和插座,我們可以省下自己的瓦斯煮頓好料的,沒有什麼比冷冷的天吃頓熱騰騰的飯還叫人感到幸福的了,然後還可以邊吃飯邊衝手機和相機的電,當下只能說夫復何求呀。

這就是我喜歡克難背包客式旅行的其中一點,當你回到最單純簡單的生活模式,你的心也變得很容易知足快樂。即使我們後來只能克難的用洗手台水龍頭洗澡 (因為櫃檯下班,我們沒辦法買淋浴間的感應式卡片),我都會因為水龍頭出來的是熱水而歡呼,然後再用烘手機吹頭髮,內心因為自己洗去一天髒污煥然一新而滿足。

隔天我們再次往E45前進,費了三次攔便車的工夫,約在中午時分就到達目的地“歐登塞”。像是手氣來了一個接一個的搭到一個老奶奶,一個丹麥帥哥,一個丹麥正妹的便車。通常不管年輕或是年長的獨自開車的女性駕駛比較不會讓人搭便車,但幸運的我們竟然都可以攔到他們的便車,令我對丹麥印象越來越好,感覺越來越親近。

歐登塞是個很可愛的小鎮,讓我無視正在為今晚的住宿煩惱的史特凡,想要到處拍照晃晃,果然我的白目終於讓他爆炸了,只能連忙賠不是。我想可能因為我曾經找不到住處而睡在草叢中過夜(是沒有帳篷直接躺在地上的那種),這個經驗讓我越來越隨遇而安到有時候沒神經了。唯一一間青年旅社要價一人35歐,這簡直大大超出我們的預算,他嘗試各種可能尋找可以露營的地點,不過這在市中心似乎不可能,迫於無奈我們最後還是去住了Danhostel Odense City青年旅社,至少一人35歐的價錢是一間只有我們倆的房間。

神奇的是我們在迫於無奈入住的青年旅館裡,巧遇我的國中同學!自從國中畢業後,我們就沒再見過面了,算一算也有十來年,想不到都是台中人的我們最後竟然在丹麥的歐登塞巧遇,緣分千里一線牽!只能說世界很大也很小。如果當初我沒有堅持要來丹麥,或是我們真的去睡在某個草叢之類的,可能就不會有這份偶遇了,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對這奇妙的緣分牽引感到不可思議。

那天晚上我們上 ltur.de 花費一人27歐訂了七天後從柏林到慕尼黑的ICE。

歐登塞 到 哥本哈根 (Odense to Copenhagen)

  • 花費:一人23DKK (約3歐)
  • 車票種類:公車票
  • 何處購買:公車司機
  • 車程:三小時
  • 交通工具種類:公車,路邊攔便車

除了google maps的衛星空照圖,另一個攔便車的好幫手是網站hitchwiki.org,通常要攔便車前,史特凡會透過這兩個方式找尋適合攔便車的地點。直接在市區攔到便車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最好的地點往往是接近快速道路的入口處,所以史特凡在接近E20快速道路的入口彎道處找到一個很好的地點,只是我們得先搭公車到那邊,這花了我們一人23DKK (約3歐)。

一旦到了適宜的攔便車位置,接下來的工作就很簡單,先把寫好“你要去的地方的牌子”舉高高(當然沒牌子也是可以,只是有牌子成功機率更高),然後勇敢地伸出你右手的大拇指,用最燦爛迷人的笑容對來往的車輛傻笑,記住!攔便車時一定要露出你的全臉,就像拍身分證大頭照那樣,好讓駕駛能一眼看出你並沒有想要假攔車真搶劫。

我們這次也很幸運的不到半小時就成功攔到一台廂型車,是一個載著生病的兒子的爸爸。他把車停好後就匆忙地收拾車廂,一邊很抱歉地說“不好意思,車子很亂,請多包涵。”,一邊搬東移西得盡可能幫我們喬出舒適的位置。說實在他肯順道載我們一程,已經是幫我們最大的忙了,怎敢要求要多舒服呢?而他視我們如貴賓般的招待更讓我們受寵若驚,一下子說如果有要衝手機的電,可以直接插車上的插座,一下子又問我們要不要喝些什麼,但這些熱情的舉動還不是最叫我難忘的,最叫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和他那生病的兒子的互動。

那是一個大概七到八歲的小男孩,他坐在副駕駛座手上還拿個氣球玩弄,一路上爸爸三不五時的跟兒子說說話,當然因為是丹麥話的關係我完全聽不懂,不過可以透過爸爸指向窗外風景,依稀猜測他在跟兒子介紹沿途景色。兒子可能有些自閉症傾向,對爸爸反應冷淡,但爸爸還是自顧自得說著,兒子就有一搭沒一搭的回著。

不知怎麼當我看著這一幕,內心默默的替這位愛兒子的爸爸感到心疼。即使身為陌生人的我都能透過這對父子的背影,感受到爸爸對兒子濃烈的愛,他明知道這一路上他就像是在自言自語似的對空氣說話,兒子因為生病的關係不太會理人,但他仍不停地試圖和兒子說話,讓兒子知道他就在他旁邊陪伴著他,這就是為人父母對孩子無私的愛吧。

好爸爸的目的地是Roskilde,一個距離哥本哈根約30公里的小鎮。我們下車時他還問我們是否已經找好哥本哈根的住處了,我們說沒有,他二話不說拿起手機就開始打電話給他朋友,可惜他朋友沒接,他很抱歉地對我們說不好意思,甚至還給了我們他朋友的電話要我們自己再打看看。這一刻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這世界上還有比“謝謝你”更能表達感謝的話嗎?如果有的話我真的很想對他一再的說來表達我的感激。

再次轉身揮手對他們說再見,這時我才發現坐在前座的兒子不只有自閉傾向還不良於行,原來那個放在後座讓我誤以為是健身器材的鐵架,是幫助兒子練習站立的支撐架,頓時我難過的情緒翻湧,鼻頭微酸。

我想好爸爸已經把他對兒子的愛擴大到對陌生旅人,還有許多需要幫助的人們身上了。感謝這麼善良真誠的人把他單純的善意傳遞給我們,讓善意的流動可以像漣漪一樣由我們再傳遞給別人。真心希望他們可以過著很美好的生活,即使知道這輩子不會再有機會相見,我仍由衷祝福著。

下一個讓我們搭便車的是位很健談的型男,他正好要去哥本哈根,我們也就這麼誤打誤撞地只搭了兩次便車,就成功到達哥本哈根。這次的青年旅社比較經濟實惠,一人花費約19歐,果然很多觀光客的城市,市場競爭下住宿一晚的房價也被拉平了。

隔天我們參加當地一個免費tour (大力推薦給想要來哥本哈根旅行的人),領隊是一個在哥本哈根讀書的拉脫維亞青年,他非常風趣幽默地介紹哥本哈根的歷史和觀光景點,我這才知道原來哥本哈根是個命運乖舛的城市,整個城市至少被燒燬了三次,但從現在繁華的市貌中完全看不出來。

丹麥至今就像英國一樣仍有皇室存在,不過比起英國的皇室,丹麥的皇室成員作風倒是親民許多,生活作息就跟普通人沒什麼兩樣,像是王妃仍是親自騎腳踏車接送孩子們上下學。許多明信片上的圖是皇室成員的照片,可以看出皇室成員所受的喜愛與愛戴,尤其是現任女王,去掉女王身份之外她可是多才多藝的畫家,丹麥文版本的“魔戒‘就是女王親自翻譯並附有她所畫的插圖。

安徒生雖然出生在歐登塞,但他長年住在哥本哈根直到他過世,所以這裡有許多安徒生的足跡,在市政廣場附近還有他的大型雕像,當然和安徒生相關的還有一個最著名的景點就是”小美人魚的雕像“!也是尤莉此行必去的地方。tour結束後我們就朝著我魂牽夢縈的“小美人魚”前進,大老遠就看到排隊拍照的人潮,小美人魚在人潮簇擁下顯得更小了。即使人有點多,能親眼看到小美人魚“活生生”坐在我眼前,我仍是興奮到一個不行呀!叫我意外的是原來她是像人腿的兩條尾巴,而不是像迪士尼卡通那樣一條魚尾巴。

小時候就對小美人魚的故事印象很深,因為幾乎所有的童話故事結局都是“王子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只有小美人魚的結局很悲傷,我那時不知道偷偷掉過幾次淚,不明白為什麼她甘願變成泡沫消失,直到當我長大開始談戀愛了才漸漸明白,不是所有的愛情都是美好的。

小美人魚一開始的勇敢追愛到後來淒美的犧牲,其實到頭來還是她自己的一廂情願,淒美的劇情固然很容易讓人掉淚同情,不過事實上這就是只有她在演的一段獨角戲。我不想變成小美人魚,對一個心不在我身上的人,在現實生活中演出一段沒有觀眾的悲情女角色,忘記會傷心落淚的人只有自己而已。

告別小美人魚,我們得趁著天色未暗前趕去攔便車了。

哥本哈根 到 羅斯托克 (Copenhagen to Rostock)

  • 花費:一人246DKK (約33歐)
  • 車票種類:哥本哈根4 Zone票,公車票,火車票,渡輪票
  • 何處購買:公車司機,DSB(丹麥鐵路)售票機,Scandilines售票機
  • 車程:26小時
  • 交通工具種類:公車,火車,路邊攔便車,渡輪

天色漸暗,我們本來考慮是否要花45歐搭過夜巴士直接從哥本哈根到柏林,但因為之前攔便車一直很順利 (在丹麥,我們從沒等超過半小時就攔到車了),食髓知味的我們決定還是嘗試攔便車好了。一人花48DKK先搭一段公車再搭一小段S-tog (相當於德國的S-Bahn都是通勤火車),很快地來到我們看好的攔便車地點。

兩次搭便車的轉乘後我們來到Køge,一個讓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地名,因為我們被困在這裡一晚。這個快速道路入口同時可以開往E20和 E47,大部份的車都是跟我們要去的E47不同方向,大概等了兩小時後天色已全暗了,夜間攔便車難上加難,看來今晚是不可避免要露宿街頭了,流著鼻水全身冷到發抖的我此刻只想飛快躲到有暖氣的地方。

那是一個很冷的夜晚 (也可能是因為攔不到車的心寒讓我覺得更冷了,哈哈),我們暫時棲身在一個加油站,外頭冷颼颼的天氣讓我們進門後就完全不想出去,加上這裡竟然還有免費廁所,免費網路還有插座充電,所有背包客需要的必備要見它全有了。查訪四周後我發現有個小閣樓用餐區完全沒有人,我們小心翼翼的把所有行囊移到小閣樓,佈置好我們的床後,躺下全身伸展的那一刻真是舒坦極了,還有什麼比冷冷的天有個溫暖的棲身之所還讓人感恩的呢?

因為怕被發現不是睡得很安穩,半睡半醒間就這麼天亮了,收拾好行李我們懷著再次挑戰的心情又走回了昨天那個路口。早上車潮頗多,可能是要去上班的關係。過了一個小時後我們仍在原地,我和史特凡說會不會問在加油站加油的車還比較有機會,所以我們又折回去試試,碰壁後又再回到原本的路口,來來回回好像鬼打牆似的困在加油站和快速道路入口之間。

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我們攔到車了,雖然只是一段不遠的距離,但我們終於可以離開這個路口啦!好心的駕駛特意開了比他預計要去的目的地還遠一些,好讓我們在比較好攔車的地方下車,我們在一個接近Ronnede小鎮的快速道路入口處和他道別後,就打起精神再次挑戰攔便車,有一個好的開始讓我們信心大增,殊不知接下來的兩三個小時,我們就此定格沒有再移動過。

這是一個沒什麼車的快速道路入口,一個小時的車流量可能低於二十台。經歷漫長的等待,當我們快要放棄時奇蹟發生了,有一台車緩緩的停在我們面前,正當我們興奮的扛起背包問駕駛要去哪裡時,那駕駛開始對我們很生氣的咆哮“你們知道這裡是要開往快速道路的入口嗎?(當然知道呀,不然我們怎麼會來這邊攔便車。) 你們知道你們這樣很危險嗎?(危險?這條路的車流量比我家前面巷口還少呢,狗都可以開心的睡在馬路中央了。)還不趕快離開!(你不知道我們多想離開嗎?專程停下來唸我們一頓,還不如幫助我們離開!)“

突然的被一陣莫名大罵,就像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徹底擊碎我們薄弱的信心,我們決定搭公車離開。透過google maps我們看到附近有公車開往離此最近的Næstved火車站,在等公車的同時我們仍是不死心的嘗試攔便車,只是運氣好像在前幾天用完似的,許多車都無視我們存在直接呼嘯而過,我們從來沒有那麼灰心過。

最後我們還是上了公車,但尷尬的是我們身上的丹麥幣根本不夠付兩個人的車錢,加上司機一開始根本不接受歐元,我們都窘迫的快哭了,心想:“天呀!如果我們這樣身無分文地困在這裡,不就像一個無止盡的夢魘嗎?”幸好在努力解釋我們的困境後,司機態度和緩許多的接受歐元了,一共是10歐 (也就是74DKK,司機算準準的)。到這步田地我們已經有點不在乎要花多少錢了,只要讓我們逃離這個讓我們困好久的地方就好,像是極度渴望自由的囚犯,恨不得身上插了翅膀立馬飛往一個“不是這裡”的地方。

到達Næstved火車站,我們換搭火車到Nykøbing Falster (一人74DKK,幸好售票機可以刷卡買票),此時我們對於“攔便車”的決心死灰復燃,再度挑戰攔便車前往Gedser的渡輪碼頭。國父孫中山先生革命十一次成功推翻滿清建立中華民國,愛迪生失敗無數次終於成功發明電燈,肯德基老爺爺被拒絕上百次後仍成功開創跨國速食帝國,而我們在經歷數不清的“無視”後,仍停留在原地苦笑。

在前往Gedser的公車上 (最後我們還是放棄攔便車改搭公車,一人38DKK ),我有種解脫的感覺,總算我們離德國是越來越近了。從這個渡輪碼頭可以搭船到Rostock,再轉搭巴士前往柏林。兩個小時的航程並不算貴,一個人50DKK (約6.7歐),總之只要能回到德國什麼都好啦,我已經開始有點不顧一切了。

在渡輪上史特凡提議我們可以在船快到德國時,下去樓下停車的甲板詢問是否有人要去柏林,說不定能有人順道載我們一程。聽完後我忍不住大翻白眼”什麼?!這兩天我已經受夠攔便車這件事了,不能讓我好好放空一下嗎?“ 不過最後我還是妥協了,就像他說的”有問有機會“,反正如果真的可以搭到便車那就算是賺到了,沒有也沒關係。在停滿各式房車的甲板上,我們拿著寫有”柏林“的牌子,聞著車子發動的廢氣在擁擠的車縫中穿梭。幾分鐘後渡輪抵達德國了,我們終究是沒有成功。

那一晚我們待在渡輪航站過夜,史特凡正在傳訊給我們的沙發衝浪主人說我們最後還是沒辦法今天到柏林。時間回到我們考慮是否要搭從哥本哈根到柏林的過夜巴士,若我們那時選擇搭巴士的話,當天早上六點就到柏林了,今晚可能就是躺在舒適溫暖的床上,但放棄搭巴士的我們現在睡在渡輪航站的椅子上,而且折騰一整天才回到德國,最好笑的是總共的花費和搭過夜巴士比才便宜個2~3歐。

但有時候是這樣的,我們的確做了一個吃力不討好的決定,這過程苦多於樂,但是當你回想這段回憶時,那畫面卻是最清楚鮮明的 (突然好像聽到耳邊傳來陣陣車子呼嘯而過的聲音了),也會是你可以跟別人分享得很動人的故事。

“什麼使你痛苦,什麼使你強大” 雖然不可否認的那天真的讓我對“攔便車”留下陰影,但我從此也不再害怕在路邊伸出我的大拇指了,寫到這裡忍不住對意志力成長的自己伸出比讚的大拇指。

未完待續…

柏林圍牆倒下25週年的柏林和不可錯過的慕尼黑啤酒節




喜歡我們的分享嗎?歡迎follow我們的粉絲專頁獲取最新消息!


有您的支持,將幫助我們騎得更遠更久,分享更多的故事...


贊助超過二十歐(約台幣760元左右),我們將寄給您來自世界某個角落的明信片一張!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