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旅途的遊記


你準備好去挪威騎車了嗎?

今年五月底,我們從丹麥搭船到奧斯陸(Oslo),順著挪威細長的國土由南至北騎到北邊的最大城市特羅姆瑟(Tromso),用兩個月的時間細細品味這塊絕美的人間淨土。才待了十天,我們心目中去過的國家最美的前三名名次就變了,挪威從榜外漸漸攀升到第一,和紐西蘭不分軒輊。


塔吉克:希望跟空氣一樣稀薄的村子

絕望是什麼?如果照辭典上的定義解釋為『毫無希望』,那麼,在這個海拔四千公尺一無所有的荒涼村子,在這間簡陋破舊卻是整個屋子裡最好的房間中,我眼前這位雙眼直視前方已好幾個小時的少年,那兩顆無神的眼珠,一定爬滿了絕望的寄生菌絲。


德國:二次大戰中小人物的故事

透過史媽的告知,我們得知史的姨婆家就在回Trier的半路上,於是史戰戰兢兢地打電話過去問說是否能借宿,雖然他們很久沒聯絡,史姨婆還是很爽快的答應了。   史姨婆今年92歲,自己住在一個大房子,身體很硬朗,從外表完全看不出來已近百,看人的眼神很凌厲。


中國:請喝一口長江水呀,長江水

『請問,我們方便在你們這邊扎營嗎?』我們在一排工程工人宿舍前探頭探腦,兩隻狗開始對著我們狂吠。幾個工人輪番上下打量我們,尤其對史特別好奇,好像這是他們第一次看見西方白人的樣子。 騎了一整天的車後,最心煩的就是找不到一個適合的營地,碰巧看見修路的工程單位在這駐紮,我們便想說來試試運氣。幾個工人似乎都做不了主,我們有點無所適從的乾站在宿舍外頭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