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亞:對我們伸出雙手的人們(下)



(三) 命中註定遇見你

離開Thika,騎了好一段路上車流量才減少。我們先去問一間學校紮營的許可被打槍,之後看到一間resort,想說去問看看價錢。門口的守衛說他不清楚房價,建議我們去櫃檯問,我們走進櫃檯,老闆正好坐在櫃檯,我們問到紮營一晚的價格,老闆說一個人六百先令 (約六歐),而且是紮營!

如此的物價對我們來說算貴 (以肯亞的標準來說),但resort的生意似乎不錯,一塊大空地上正有人包場舉辦慶生活動,另一邊像是戶外酒吧的地方也坐滿了人。我不禁覺得,有錢的人花錢買享受的方式似乎不會因國籍有太大的差別。

我們牽了車子往外騎去,又騎了一段仍沒看見適合營地。後來我們轉進一條標示有教堂的土路,找到了教堂但裡面的人說因為明天有禮拜不能露營,要我們去前方的人家問問。

我們經過一塊有一群人在踢足球的草地,再往前有幾個人站在屋外,史問他們哪邊可以露營,這群人瞬間議論紛紛起來,其中一名男子說我們要付錢嗎?我說我們沒這麼多,總之這群人討論了好一陣子,我和史站在一邊等待宣判結果。

後來那名男子說,他們會喬一個房間給我們,接著他消失了片刻,可能是去整理房間,再出現時引領著我們將車牽進宅院。

他帶我們進到一個房間,掀開原本是床單之類的簾子,裡面有一個薄薄的床墊。他說我們今晚可以睡這,那是他的床。怎麼好意思鳩佔鵲巢呢?我們說沒關係,他睡他的床墊,我們在旁邊打地鋪就行了。

那名男子說他叫丹尼斯,還問我們記不記得他,我們搜尋腦中記憶卻對他完全沒印象,看我們一副茫然,他興奮地說他就是那個resort的門口守衛,我們才恍然大悟,甚至感到不可思議。他說當我們找到這裡來時,他和他的鄰居說起這段巧遇,但他們都不太相信他,所以才會眾多口舌討論激烈。

這樣的緣分真的很神奇,這就是命中註定嗎?這一次我們記住他了,而且會是一輩子。

(四) 都是一家人

從海拔1600公尺爬升到海拔2600公尺,爬到最高點有個小鎮,這裡的房子和低海拔地區有些不一樣,有木造房也有石塊砌的,許多房子外會用木片編成圍籬。

景色也不太一樣,到處都看得到綠草如茵,看起來很適合紮營,但人太多了,不然那些柔軟草地應該很好睡。

我們去一個教堂詢問紮營許可,一位男子幫我們打給神父,神父說稍等他片刻他一下就到。等他到了卻說在教堂外頭紮營不是很安全,這邊的圍籬太低了,路人很容易就跳進來,如果真有什麼意外發生,他擔不起這個責任。

所以他打給他另一個朋友幫我們問問,那個朋友說沒問題,於是我們一群人就步行至離教堂不遠的那個朋友家。

這應該算得上大戶人家,一大塊院子裡有三四間小房子,他們先安排單車停在一間小房子,然後邀我們進屋坐下。幾個人坐著閒聊,那位爽快答應接手招待我們的大叔終於回來了,他叫丹尼爾。

天色漸漸昏暗,丹尼爾大叔試了試電燈但似乎沒電,他拿出油燈點燃,昏黃的光線中每個人的身影顯的朦朧,大家聊著各自國家的文化差異。

丹尼爾大叔有很多孫女 (後來我才知道今年69歲的他有七個兒子和四個女兒),她們來來回回的服侍大家洗手,奉茶,端上晚餐。

晚餐是烏卡里和菠菜混羊肉,等客人和一家之主的晚餐都就緒了,孩子們才依序一人端一盤一起坐在客廳裡吃。吃到一半電來了,一下子光線大亮,電視也跟著熱鬧喧嘩。

大叔不停勸食,他說:『你們在騎車的,多吃一點才有體力。』

對於大叔的慷慨好客,我真的很感動,不只是他,其他對我們敞開雙手大方招待我們的肯亞人,都讓我印象深刻。

我不禁納悶,是不是有時候擁有越多的人,反而越害怕有人搶走他們所有的而吝於給予呢?

孫女們很好奇我的頭髮,不斷一邊東摸摸西碰碰,一邊說好漂亮的頭髮呀。他們問了許多問題,關於我們的國家,關於我們的旅行,還問說我們能不能在這待久一點一起過聖誕節,或是我們會不會再回來看他們,會不會記得他們?

直到九點多,我們被大家簇擁著到放單車的小屋子,裡頭已備好一張床,他們歡喜地道晚安後嘻嘻鬧鬧的離開,他們一走我們瞬間被寂靜的夜包圍,想著這群可愛的人,這一晚我們應該會有個好夢。




喜歡我們的分享嗎?歡迎follow我們的粉絲專頁獲取最新消息!


有您的支持,將幫助我們騎得更遠更久,分享更多的故事...


贊助超過二十歐(約台幣760元左右),我們將寄給您來自世界某個角落的明信片一張!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