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莉的異想世界


中國:請喝一口長江水呀,長江水

『請問,我們方便在你們這邊扎營嗎?』我們在一排工程工人宿舍前探頭探腦,兩隻狗開始對著我們狂吠。幾個工人輪番上下打量我們,尤其對史特別好奇,好像這是他們第一次看見西方白人的樣子。 騎了一整天的車後,最心煩的就是找不到一個適合的營地,碰巧看見修路的工程單位在這駐紮,我們便想說來試試運氣。幾個工人似乎都做不了主,我們有點無所適從的乾站在宿舍外頭傻笑。


中國:歌牧者的天堂

我們爬了好一段爬坡上到石河公園,這是一堆冰河時期遺留下來的石堆,在那過後路分成兩條,一條往亞丁機場,一條則是久違的下坡。我們滑下那條久違的下坡,這一滑就滑進了亂石左右夾道的一望無際,說是石石相連到天邊一點也不誇張,觸目所及除了大小雜亂無章,形狀毫無邏輯的石頭之外,就是天空和更遠的雪山做背景了。


十三個月,十三個國家,她用單車輪胎痕在世界劃線

三十三,你好嗎? 你還記得當初你發現母親過世後留下的遺物中,那個完全沒用過的全新護照嗎?你以為從來沒出過國的她根本就沒有護照,你很訝異她其實是有的。當你看見那本沒有任何出入境戳印的護照時,一股難以言喻的難過重重地壓在心頭,沈重到你好希望時光倒流,倒流到當她還在世的時候,逼她快去為自己好好地任性一次。 但時光無法倒流,你也只能往前走。


中國:帶著單車攔便車(上)

雖然順利拿到延簽了,但以中國的地大物博還是能輕易吃掉簽證時間,除非我們一天能騎個兩百多公里,不然很難在史下次簽證到期前嘗試在大城市辦二次延簽(還不確定行不行得通)。如果我能一天騎兩百多公里連續一個月上山下海的,我想我現在就不會在這裡而是去當女子鐵人三項選手為國爭光了,於是攔便車成了我們的另一個選項。


中國:不負盛名的香格里拉!

不知不覺地,我們就在中國待了將近一個月,對只有一個月的簽證的史來說,此刻最急迫的就是去申請延簽。 首先我們得先入住任一家旅社,在房價普遍偏高(多人房床位至少人民幣三十元以上)的香格里拉,我們很幸運的找到一家六人房只要人民幣二十五元的青旅:達林吉卡,還因為我們住超過五晚而給我們一晚人民幣二十元的優惠價。 只有真的在某間旅社入住才能去公安局申請入住證明,然後才能用這證明去辦延簽,像是在跑大地遊戲闖關的感覺。


中國:素昧平生的溫柔

噗通!噗通! 我蹲在江邊的簡陋茅房,一丸又一丸的便便在我還沒來得及看仔細前就前仆後繼的落入江中,隨著滔滔江水往東流。不知怎麼的,每聽到一聲噗通總能激起我內心的雀躍,難道這是一種孩子終於長大成人的欣慰嗎?我一邊聽著流水聲一邊目送每個曾經存在體內的部分自我離去,只是幾塊木板搭成的茅房讓我身在茅坑中卻不聞其臭,隱約間好像被某種人生哲學醍醐灌頂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