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ily遊歷的異想世界


自序:給另一個世界的妳

昨晚我夢見了妳。 不同以往,這次夢到妳剛過世,大體才從妳睡的床移走不久,夢裡的我撲倒在那張床上蜷縮成一團大哭,被褥還能感受到妳殘留的餘溫。這個夢真實到讓我以為,當時真的在妳床上痛哭,但實際上比起悲傷,初聞妳過世的我,腦中更多的是錯愕和茫然。


十三個月,十三個國家,她用單車輪胎痕在世界劃線

三十三,你好嗎? 你還記得當初你發現母親過世後留下的遺物中,那個完全沒用過的全新護照嗎?你以為從來沒出過國的她根本就沒有護照,你很訝異她其實是有的。當你看見那本沒有任何出入境戳印的護照時,一股難以言喻的難過重重地壓在心頭,沈重到你好希望時光倒流,倒流到當她還在世的時候,逼她快去為自己好好地任性一次。 但時光無法倒流,你也只能往前走。


夢想,未完待續…

今早看到朋友傳來的訊息,頓時覺得有什麼在心頭哽著。她因為身體健康的因素,必須暫時將原本的夢想擱置一旁。 之前來回往返的信中,她跟我訴說她對人生的規劃與安排,字裡行間充滿了星光,可以想見她滿是幹勁的臉龐盈輝閃耀,如今這些星光有如被黑洞吞噬,黯淡沈寂了。


愛國,愛鄉

『你知道最近台灣原住民的語言,至少有十種已經慢慢絕跡了嗎?』什麼?他連這個也有關注,到底誰才是台灣人。 『你知道當初蔣介石其實有問美國可不可以幫忙奪回大陸嗎?叫國光計劃來著。』是嗎?我又驚又疑。 史兄常常會興奮地丟一些諸如此類的議題給我,然後雙眼發亮的希望聽到我的看法。儘管我常常顧左右而言他,再以一個長而深的熱吻,讓他吞下我的沈默。


女人,你們在急什麼?

這幾年,一直有女性友人陸續傳來婚訊的好消息,之前人在國外沒什麼特別感覺,直到今年初回台灣定居生活,才意識到一對初識男女從戀情開始到步入婚姻的速度,原來可以快到如此令人咋舌。 史兄打趣地問我說:『和你差不多年紀的朋友,為什麼都很急著要結婚呀?』


阿嬤

太陽高掛有如烈焰焚身,我和史特凡揮汗如雨的陷在車陣中龜速移動。深深體會到,炎熱的天氣下騎摩托車還不是最熱的,更糟的情況是在炎熱的天氣下,開著一台沒有冷氣的車,即使把窗戶開到最底,能灌進車內的風仍吹不起幾根髮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