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你的完美,在我面前請安心的做你自己。



自2014年我們在紐西蘭相遇相識相戀,算算這幾年我們分開的天數真的不多,尤其2016年我們開始騎車旅行之後,幾乎是24小時形影不離,有些人很好奇來自東西不同文化的我們,是怎麼磨合成為彼此這一路上最好的旅伴的。

老實說,我有時候也會被我們原來如此密集相處的事實嚇到,因為從沒想過我能如此跟另一個人24小時黏在一起,甚至光用想像的都讓我覺得好有壓力。

細想我們相處的過程,我想我們能攜手到現在的最大原因,應該是我們都很願意和對方分享吧,不管是自己的心情或想法,我們都能跟對方坦誠佈公無話不談。

記得有一次有個伊朗女孩跟我們說,她和她老公來自距離只有一百公里之遙的不同城市,但她跟她老公常因價值觀的差異而爭吵,當她看到我們這樣的異國配對,不禁感嘆她和她老公雖然說著同樣的母語,跟彼此溝通的意願卻不如我們這對都得說非母語的戀人。

聽她這麼一說我不禁覺得,說不定正因為說著非母語,所以我們才得花時間確認對方是否正確接收到自己的訊息。正因為明白兩人生長環境文化的不同,所以對於對方出乎意料的反應能多了一份體諒。

有時候我難免因為史沒有秒懂我所表達的而急躁,他便會很理性地說:『不要覺得我能馬上懂你在想什麼,我們是不同的個體,腦袋裡的思想迴路是不同的。』某一個層面來說,我們在幫助對方了解自己的過程中察覺到自己思考的盲點。理所當然的認為『你應該懂我』就是我常犯的毛病,而我之前可能沒意識到這是摧毀伴侶關係的慢性毒藥。

我們有時候也會吵架,甚至曾在旅途中吵到我氣得將求婚戒指丟還給他,內心一百個小劇場同時上演著怎麼跟他一刀兩斷。如果那時候我們任由負面情緒矇住眼牽著鼻子走,應該就沒有後續的單車橫跨歐亞之旅了。

幸好在負面情緒過了之後,我們能不被負面情緒引發的『感覺假象』迷惑(像是在腦中妖魔化對方),好好各自陳述感到委屈和生氣的點來讓對方理解。因此,吵架也是一種激烈的溝通。最怕的是冷戰,就算經過個人冷處理後情緒平靜下來,但問題依舊沒疏通解決,像個未爆彈似的潛伏在兩人關係,隨時有可能會再爆發。

另外,吵架還能讓人看到對方不美好的一面,無論是呲牙裂嘴還是大吼大叫。我始終相信,一段健康的感情是建立在真實之上的,凡是人都有七情六慾,如果你看到對方最難堪最醜陋最低潮的黑暗面後還是愛著他或她,那麼這樣的愛才穩固牢靠。

那麼,我們是不是都看過對方的黑暗面呢?

那是當然的,單車旅行濃縮了許多能讓旅伴吵架的因素,像是個人車速的不同,打包速度的不同,一個想休息一個不想,一個想走這條路一個不想,一個一直拍照(就是我),加上疲憊,生病,飢餓或壞天氣的推波助瀾,隨時都有可能爆發大大小小的口舌之爭。

我已經不知道在史面前放過幾次臭屁了(而且還得意地說很臭吧),或是輕易的流瀉出我的沒耐性。而史也曾生氣的對我大吼,或是讓我看到他很難堪的模樣(基於保護當事人就不說是什麼事了)。

重點是,我們不用在對方面前刻意保持完美的形象,不管是動怒生氣,傷心難過,脆弱害怕,我們都不用偽裝逞強,不用擔心對方會因為看見自己的黑暗面而不愛自己,能在對方面前安心且放鬆地做自己。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即便長期的緊密相處仍能感到自由自在的原因吧,因為我們都沒因對方而當不成自己,而是因對方成就了更好的自己。

 

 

 

 

 

 

 




喜歡我們的分享嗎?歡迎follow我們的粉絲專頁獲取最新消息!


有您的支持,將幫助我們騎得更遠更久,分享更多的故事...


贊助超過二十歐(約台幣760元左右),我們將寄給您來自世界某個角落的明信片一張!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