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自己勇敢!六十歲後出發世界旅行也不晚的不老騎士



簡馬克阿伯生於1948年,十一歲的時候開始學騎單車,他不只愛騎車也騎得不錯,十六歲開始在法國家鄉附近騎車小旅行。出社會之後的二十二歲到三十歲,他開始騎重機旅行,曾經六次穿越撒哈拉沙漠。即便不是騎單車旅行,騎車仍是他平常鍛鍊體力的主要運動。

六十歲時,他不顧提早退休會讓退休金縮水決定提前退休,並計畫著他的長途單車旅行,第一站他先來到冰島, 一天平均八十公里這樣騎下來他發現他的體力還行。於是在冰島之後,穿越義大利,克羅埃西亞,希臘,土耳其,戰前的敘利亞,約旦來到埃及,並沿著蘇丹,衣索比亞,肯亞,坦尚尼亞,馬拉威,贊比亞,納米比亞至南非。

縱斷非洲後還不過癮,他從非洲飛到阿根廷,除了挑戰知名的Carratera austral路線外,還從阿根廷最南端的烏蘇亞一路向北騎到阿拉斯加,這一趟縱斷美洲的旅程整整花了他一年半。

接著他又飛到澳洲的伯斯,逆時針地由南切中段的沙漠地帶往北騎到達爾文,由印尼跳島至馬來西亞,新加坡,再從新加坡飛到紐西蘭騎了三個月,直到車壞了得回法國買新車。

簡單休息了一陣子他又再從法國,經伊朗和巴基斯坦橫跨歐亞來到中國的喀什。歷經了五年半的時間,縱斷非洲,縱斷北美南美洲和橫跨歐亞都被他蒐集到了,但他對世界的好奇心卻沒有停止,仍然每一年會花個四~五個月到沒去過的地區局部小旅行,像在補足缺塊的世界拼圖似的。

他說如果健康許可下,他期望每一年都能騎上九個月的車。因為和他聊到2016年的夏天他在中亞騎車,我回說我們也是呢,心裡想著不會這麼巧吧,按耐不住好奇心去翻硬碟裡的相簿赫然發現當初那個速度極快讓我們看不到車尾燈的法國阿伯,就是他!

那時我們都會跟每個見到面的車友合照一張,打個招呼後沒多問姓名或其他就各自前進,想不到三年後竟然會以如此出乎意料的方式重逢!三個人都大感驚奇的面面相覷。

三年來我們雙方都沒停下探索世界的腳步,簡馬克阿伯依然每年選中一個地方騎車,上個月才從印度和斯里蘭卡騎了四個多月回來,而我們不久前才從東非回到歐洲。繞了世界一大圈後,現下坐在他法國溫暖的家喝咖啡聊人生,緣分真的好不可思議呀!難道這就是天下騎友本一家?!

簡馬克阿伯停不下來,他說不騎車的日子過得很無聊,他常常攤開地圖看看哪個地方他還沒去過,然後開始做夢,因此他特別推薦紙本地圖,他會在去到目的地之前先買好地圖規劃路線,對他來說雖然谷歌地圖能讓人知道自己所在位置很好用,但他還是傾向紙本地圖好看見大範圍的方向,因此紙本地圖為主谷歌地圖為輔是他習慣的旅行方式。

他說他騎車旅行不為了什麼,就單純因為他喜歡,他特別喜歡『Discovery』( 發現)這個字,去到一個地方之前他不喜歡事先搜尋太多資訊,偏好自己透過雙眼擷取他感興趣的風景,他情願錯過一些所謂的必看景點,也要自己探索新事物。

不只看風景名勝不盲目從眾,看人也是如此。當我問到旅行教會他的事,他豪不猶豫地回說旅行讓他學會『用不同的角度看人』。社會評論一個人的價值往往會從他住怎樣的房子,穿怎樣的衣服,做怎樣的工作來下斷語,但旅行過這麼多的地方後,他發現這些都不足以看出一個人的人格,他學會不從這些外在判斷一個人的好壞,聽得我連連點頭。

年過六十的銀髮族單車旅人會讓人較有疑慮的不外乎健康和體力的問題,體力的部分簡馬克阿伯一直有在運動不成問題。健康的部分,他的膝蓋有些狀況但不至於影響他騎車。更多時候讓人怯怯不前的是心理因素,覺得單車旅行這種事是年輕人的玩意,被年齡侷限了活力,導致活得越來越像一個老人。

我問簡馬克阿伯,有什麼好處是年紀大的人旅行才有的?他說他年輕的時候旅行容易有壓力,二十幾歲騎重機橫跨非洲時他常捫心自問『自己真的做得到嗎?』『這樣真的可行嗎?』,內心有很多不確定和焦慮,但與眾不同的旅行經驗讓他逐漸建立自信,而且清楚認識到自己是怎樣的一個人。隨著年紀漸長,他已練就了一副隨遇而安的本領,不管生活丟給他什麼挑戰,他都能從容面對。

『而且說真的,我都活到這個年紀了,如果現在突然發生了什麼意外讓我得跟這個世界說再見,我也已經過了滿足的一生了,沒什麼好遺憾的。』簡馬克阿伯面帶微笑地說著,他的豁達讓我想起之前看過的文章提到大多數人一生最遺憾的事便是沒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過自己真正想過的生活。死在夢想的路上也甘之如飴,這麼說雖然很灑狗血,但讓簡馬克阿伯對死亡無所畏懼的,正是他踏實的築夢。

最後我請他給其他銀髮族長輩一些建議,他笑笑地說很多和他同齡的人都覺得他很瘋狂,他也覺得和他們格格不入的。我大笑說我有些朋友也覺得我很瘋狂,這跟年紀好像無關。他又說很多人到他這個年紀不太喜歡改變,他們傾向生活日復一日一成不變,但『學著去喜歡改變』是很重要的。如果有一些想做的事就放手去做吧,健康不會等你,日子也不會等你!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