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生日快樂



四月二十二是史的生日,人在四川荒郊野外的我們,很難有什麼張揚的慶生活動。不要說吃大餐了,其實這天也是像平常的每一天一樣,從早到晚騎了一天的車,但如此平淡的為生日作結,似乎很浪費當壽星的耍大爺特權。

『史特凡,生日快樂!』一大早我便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謝謝。』他很淡定的回以微笑,男生好像對生日都比女生還無感,這樣也好,我就不用費心幫他慶祝了。

『今天你生日,你有什麼想要的嗎?』如果他回說『想要你』,那這個願望其實也不難解決,只要找個四下無人的地方就可以,我越想嘴角越發勾起一抹奸笑。

『嗯…如果可以的話,我很想要在藏人的佛學院住一晚。』他一副很期待的樣子。

『喔,佛學院?!』這是什麼奇怪的願望?但我看他也不像在開玩笑。

『對呀,佛學院,我很好奇裡面長怎樣,感覺好神秘,如果今天路上有看到我就要去問問。』什麼!他竟然是認真的。

『好啦,我也會幫你問。』如果這是壽星的唯一願望,那身為女朋友的我自然是當仁不讓了。

在一天的騎行後,我們在河的對岸看到一間佛學院,來得早不如來得巧,我們掉頭轉向那間佛學院。騎近一看,金光閃閃的大門屋簷頗為氣派,但牆面的色彩斑駁又透露出往日光景不在。我們牽著車走進敞開的大門,正前方有一棟主建築,可能是用來禮佛的地方,而在主建築外是被走道分隔成不同區域的綠色草皮,其中一塊還設成籃球場,再由一排平房呈現ㄇ字型的環繞整個庭院。

偌大的院子裡只有幾隻小狗在草地上互相追逐玩耍,不見半個人影,安靜的有些異常,我忍不住猜測這裡是不是已經荒廢了。

我們決定到主建築看看,才爬上樓梯就看到門口擺放一大堆鞋子,從大廳幕簾縫隙間可以看到裡面的人影幢幢。原來所有人都聚集在這裡呀,應該是在上課吧,我們這麼唐突的打擾好嗎?我心想。但史覺得都來到這了,問問應該無妨。於是我們倆脫掉鞋子,硬著頭皮走進大廳。

一進門全部的僧人就直盯著我們瞧,我們面容僵硬的陪笑著,不知所措的站在一旁,氣氛有些尷尬。後來一個像是大師父的僧人對我們點點頭,我們才敢發問是不是可以讓我們在佛學院裡扎營,大師父和旁邊的僧人交頭接耳,看來看去,好像從來沒聽過有人提過這個要求似的。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們這邊沒有多餘的吃的喔。』後來終於有人回答了。

『沒關係沒關係,我們自己什麼都有,只是想借個地方過一晚而已。』我急忙回答。

於是僧人的聚會結束後,幾個少年僧人就簇擁著我們到主建築外的空地,七嘴八舌地問說我們要在哪扎營,我們看看四周,這裡隨便一塊草皮都行呀,反正長得都差不多嘛。一個少年突然提議說:『我記得還有空房間,不然你們今晚就睡那個空房間?』既然有空房,我們很快就捨棄扎營的念頭。

幾個年輕人帶著我們到那間空房,幫我們將車抬上了走廊,將行李搬進房間,還在空房裡的火爐熟練地生起火。『這盆水給你們,等下你們就有熱水可以用了。』那個少年將一個裝滿水的鍋子放在火爐上煮,隨後又說:『如果要再添柴火,木柴就在走廊下面那邊。』『如果你們想尿尿的話,草地上那邊就可以,如果是大便得到寺外。』一切交代完畢後,他就催促著一群還在對我們的單車感到好奇的僧人回房間,讓我們好好休息。

我坐在房裡的墊子上四處打量這個房間,木造的房間格局簡單,分成內外兩室,外室有火爐可以充當廚房,內室則是休息睡覺的地方,牆上有張大大的僧人大頭簽名照盯著我們看。

將幾個地瓜放在火爐上烤著,這就是史的生日大餐。烤熟的地瓜香甜又好吃,史能在生日當天入住佛學院就已經很滿足,好吃的地瓜更是錦上添花的讓他大讚今天是個難忘的生日。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我唱起中英德三種版本的生日快樂歌,他歡喜地將我擁入懷中後說:『我真的很高興你在我身邊一起過生日。』男女摟摟抱抱的舉動在佛學院裡似乎不是很恰當,尤其房裡又有那個僧人瞪大眼睛看著,但我捨不得推開他,就當做這是滿足壽星的任性好了。

當人在物質缺乏的時候,欲望似乎也變得容易滿足。一間佛學院的僧房,幾個烤地瓜,一個溫暖的擁抱,就讓我們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明年不知道會在哪慶生,但我想我們還是會陪在彼此身邊,因對方的存在而感到幸福吧。

 

 

← 中國:請喝一口長江水呀,長江水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