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波蘭的波瀾 (三)



隔天起床,猶豫著要不要將Gosia喚醒,我在屋子裡四處來回踱步躊躇著,還是讓她多睡會好了,畢竟我們昨晚真的聊得太晚了。看看牆上時鐘指在十點左右,我心中思忖著待會跟她告別後,就去預定的青年旅社安頓。

沒多久,她房門打開,睡眼惺忪地說:『早安,要吃早餐嗎?』

我應聲好後,她便慵懶地步入廚房開始煎蛋,煎火腿,切蕃茄和起司,然後把長得像餐包大小的麵包切半,把蕃茄和起司的切片,擺在煎的熱騰騰的火腿和荷包蛋上面,撒點鹽巴。再配上一杯熱茶,一個簡單的波蘭式早餐就完成了。

我們興沖沖地捧著早餐坐在她寬敞的房間,她的房間是三個房間中最大的,還擁有自己的陽台。一扇偌大的通往陽台的透明玻璃門,和整片牆的窗戶開闊延伸房間視野,陽光隨性的透過樹葉縫隙流瀉而入,讓房間採光良好。

從陽台望出去是一個小公園,可以看到供小朋友玩耍的小溜滑梯和蹺蹺板,還有幾個小蘿蔔頭在草地滾來滾去。她們家沒有客廳和電視,所以她和她的兩個室友,時常聚在她房間裡聊天,就好像這裡也是大家共同的起居室一樣。因此她的房門除了在她想獨處或正在睡覺之外,大部份的時候是敞開的。

『所以你等下要去預定的青年旅社囉?』她問我,一邊優雅的啃著麵包。

『對呀,真的很謝謝你昨晚的收留,還有美味的早餐。』我舔舔殘留手上的汁液,滿足的抿抿嘴後開懷一笑。

『你住那邊一晚多少錢?』

『50zl。』相當於五百元台幣。

『什麼,這麼貴!這附近有很多學校宿舍,應該會有差不多30zl的價錢,不然我等下帶你去問看看,只是會離市區遠一點,不過離捷運很近很方便。』看她一臉包在她身上的表情,我跟著點頭。

『哎呀!』她突然大聲驚叫,皺起眉頭,匆匆忙忙地拿起手機。『天呀,慘了,我忘了和朋友約好十一點在車站,我要帶她去教堂,天呀!現在都過十一點了,我那坐輪椅的朋友現在一定很驚慌,我得快點過去找她。』她連忙打給她朋友,急促的語氣顯得很慌張,邊講電話的同時,邊開始披上夾克,套上圍巾,穿上襪子。

『你和我一起出門吧,那些學校就在教堂附近,我們順便去問問。好嗎?』

我們快速地出門,連走帶跑的進到捷運站,跳上進站沒多久的捷運列車,來到她和朋友約好的車站。遠遠就看到一個坐輪椅的少女。她衝過去直說抱歉,少女笑笑的一臉不介意的樣子,我也微笑地向她打聲招呼。

於是Gosia開始推著她朝教堂前進,她的步伐走的穩健又快,即使推著輪椅,我還是得小跑步的才能跟上她們的速度。

看著Gosia推著她的朋友的背影,我再次懷疑她是不是真的是天使?為什麼我隱約中好像看到翅膀的幻影出現,或者那是她的善良織成的幻影?

她的善良,正直的如此純淨,好像只要她在旁邊,正面的力量就跟著不痕跡的滲入我的每個毛細孔,乘著我的血液回流到心臟,洗刷拂去我心中隱晦的黑暗面。即使只是看著她的背影,效果依然強大。

趕一段路後,我們來到一個不大不小的教堂。

那是一個木造的教堂,一磚一瓦都很樸實的裝飾,平淡的讓人容易放鬆。這裡正要舉行一場彌撒,少女請Gosia代替不能陪同的少女的媽媽,推著她來到這裡,宣誓她對宗教的虔城。

教堂裡已聚集不少人了,Gosia將她朋友的輪椅停好,過去和幾個人寒暄打招呼,再走回去和她的朋友說了一些話,就朝我走來。

『好了,我們可以走了,接下來去辦你的事吧!』她一臉笑容的說。

『那她怎麼辦呢?』我眼神飄向已有人接手照料的輪椅少女。

『沒關係,教堂的人會照顧她的,她媽媽之後會來接她回家。我們現在得解決你的住宿問題,走吧!』

我跟在她跨出教堂的步伐後面,她突然又轉過頭,很興奮地對我說:『這教堂很棒吧,這是我最常來的教堂!』

『是呀,很簡單,很好。』我抬頭四處張望。她回我一個連陽光都遜色的燦爛笑容後,我們繼續前進。

這附近聚集許多學校,我跟在Gosia後頭,走在看起來不像校園的校區,走進不像宿舍比較像辦公室大樓的建築物,詢問是否有宿舍外借幾晚的可能性。從這個大學問到那個大學,從這間宿舍來到另一棟宿舍。

有間看起來像是舊旅館的宿舍,連房間鑰匙都像旅館般懸掛在櫃檯人員身後,搭著古老柵欄式的電梯,走在鋪了老舊但維持很乾淨的暗紅地毯,他轉動鑰匙,喀嚓一聲開了某間房間讓我們看看。不意外的,房間也如整棟建築物一致的老派風格,古典陳舊。

Gosia問了房間的價錢,然後轉頭低聲地跟我說:『這裡竟然要200zl!天呀,比你住市區還貴。』

哇喔,我心中倒吸一口氣,這不是我能負擔的價錢。我們迅速地退出房間,和親切的宿舍招待員連聲道謝後,步出這棟像博物館的建築。

『你打算在華沙待幾天?』她一臉沒幫上忙的泄氣。

『大概待個三天吧,之後要去克拉科夫。』我伸出指頭算了算,順便安慰她。

『不然….』她像是突然想到好主意似的語調輕揚,轉頭對我說:『你就住在我家好了,今晚我室友就會回來,不過如果你不介意的話,你可以睡我的床,我們一起睡,怎麼樣?』

我有些詫異,望進她清澈的藍眼睛,有些不敢置信,我不過是個過客,而她竟然願意幫我幫到這個程度。我停頓了,因為不知道該如何回報這樣的恩情,因為不知道怎麼消化揉合愧疚與感激的複雜情緒。

『好呀,如果不會讓你太麻煩的話。』內心的激動讓我的聲音已然沙啞。

『不麻煩,不麻煩。我跟我朋友說我交了個台灣來的朋友,他們都對你很感興趣呢。』她喜滋滋的聲音,讓我的心情愉快了起來。

住宿問題解決了,我也跟著放鬆許多。我們回到我原本預定的青年旅社,取回我寄放的行李,他們人很好的沒酌收我多餘的費用。來回奔波後,終於再次回到她的家。

我有些累了,坐在地上整理行李,回想昨天到今天的際遇,感覺一切都很不真實。也才明白,原來只要你打開心,是可以如此輕易走進別人的生命,同時讓別人進到你的心裡頭,留下溫暖與感動。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