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啟程出發



這絕對不是一個完美的開始,我頭痛欲裂有氣無力的趴軟在床上,想起幾天前分別在兩間不同廟宇所抽的籤,兩張籤詩都不約而同地提醒最近不適合遠行。

難道,這趟旅行真的是在逆天嗎?

可是機票都訂好了,在香港的落角處也有著落了,就只有這虛弱的破病之身在煎熬。我不想放棄也不願暫停喊卡,註定了這場和老天唱的反調,就算要唱得聲嘶力竭勢必得繼續唱下去。

出發的日子一天一天逼近,我每天像個遊魂一樣的飄在現實和夢境裡,能睡著就不想醒來,因為一醒來就會像有人不停拿鑽子想鑽破我的頭那樣的痛不欲生(可能是老天爺怪我不聽話在罰我)。吃飯睡覺昏迷吃飯睡覺流淚,只能等待和相信免疫力大軍最終會獲得勝利,儘管被當作戰場的身體已被蹂躪不堪。

什麼得帶上路什麼得收進貯藏箱,趁意識短暫飄回人間時趕快仔細分類。衣服兩三件,長褲短褲各一條,防風外套輕薄外套羽絨外套,禦寒手套防曬手套…這些東西將伴著我在路上三年,其他林林總總的漂亮衣服可愛飾品,還有最愛穿的那雙高跟鞋都只能捨下。

生活所需從今以後就壓縮在這兩個馬鞍袋裡,簡單的一目瞭然。

在弟弟和好友的目送之下,我們步入離境大廳,一切都像在快轉的進行,沒有一丁點夢想正要從無形化為有形的真實或澎湃,每個按部就班的登機過程猶如幻覺假象,最真實的除了還在發的燒之外,就是痛得我呲牙咧嘴欲哭無淚的頭痛了。

連班機已著陸香港,我的靈魂仍在不知名的地方飄盪,可能還遺留在三萬英呎的高空,徒留空殼帶著病痛晃進了香港。

曾經,香港留給我不好的回憶,也因此讓我十分篤定這不會是一個再讓我重遊的地方。這次因為史要辦中國簽證,我們不得不入境香港辦理,為了這個不得不我抗爭許久,史好說歹說才讓我低頭妥協,不過也因此行之故,我對香港的印象徹底改觀。

借住在好心收留我們的Terry家的這幾天,我專心養病,史則獨自為他的簽證奔波。某天碰上Terry夫婦有空,加上我病好得差不多了,我們便一起在香港騎遊。這一騎可震撼到我了。

原來香港保有這麼多自然景觀與文化古蹟,像是大片的紅樹林讓海鳥休憩,海邊漁村住民原汁原味的生活樣貌,多條山間健行路線,還有那規劃完善的自行車道,曲折有趣的鄉間小路,在在讓我對從前只把香港當作資本主義的舞台的自己感到汗顏;若真的只把香港當成一個購物天堂或金融中心,未免可惜了它獨特的人文歷史背景和自然風光了,托Terry夫婦的福,讓我們見識到香港的不同面貌,感覺更親近香港的土地。

就在史順利拿到他的簽證後(雖然不是預期中的雙次入境,辦理的旅行社那邊也不知道原因為何),我們從落馬洲跨過中國和香港的邊界。

耳邊的廣東話漸漸換成普通話,放眼望去淨是一群手提大包小包還拉著一兩個行李箱的男人女人。牽著腳踏車越走心越忐忑,這裡就是中國了嗎?

到了海關,心跳七上八下地遞出台胞證,她翻了翻沒多問什麼就把台胞證還給我,我緩緩牽著腳踏車跨過入境線,還是有點不敢相信這麼輕易的就入境了,好像有些太容易。本以為他們會要求我打開行李,然後因為我帶著台灣的國旗而刁難呢。

出關之後等了史好一陣子,久到都快打起盹了,才總算見到他從入境人群中冒出頭,我憂心地迎上前去問他發生什麼事了拖這麼久,他說他忘了填入境卡,好不容易輪到他了卻沒有入境卡,只好先去填卡再重新排隊,才會折騰了老半天。入境卡呀,我剛剛可沒被要求填這個,不過我是該填的吧。

中國呀中國,從國中起讓我背到想哭的歷史與地理讀的都是你,而現在真的腳踏在中國的實地上了,且讓我們親身經歷細細體會,準備出發!

← 為什麼想要騎單車環遊世界?

→ 中國:灰濛濛的不只是天空




喜歡我們的分享嗎?歡迎follow我們的粉絲專頁獲取最新消息!


有您的支持,將幫助我們騎得更遠更久,分享更多的故事...


贊助超過二十歐(約台幣760元左右),我們將寄給您來自世界某個角落的明信片一張!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