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爾吉斯,停不下來的相機快門



如果有人問起,目前單車旅行過的國家中哪個最令我們印象深刻,通常我倆的回答都不太一樣,但若問起哪個國家最美,我們總會異口同聲的說:吉爾吉斯(Kyrgyzstan)!

這個不太為台灣人所熟知的國家位於中亞,與中國和哈薩克接壤,曾經是蘇聯龐大版圖的一部分,直到1991年蘇聯瓦解才得以成為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也因為這層歷史因素,吉爾吉斯雖以黃種人面孔吉爾吉斯族人為人口組成的大宗,但整個國家仍住了不少俄羅斯白人,尤其是在首都比什凱克(Bishkek),像我和史這樣的黃種人和白人組合一起走在人來人往的街上,也沒有人會因為我們的外表投以好奇的眼光。可能對擦身而過的人而言,我們只是對住在附近出來買菜的年輕夫妻,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自從穿越中國西部偏鄉時常常被路人直視,史特別享受不再被人熱切注視的清爽,他甚至愉悅地說,也許將來我們有了孩子,吉爾吉斯不失為養育我們孩子的一個好所在,因為東西混血的臉孔在這裡很稀鬆平常。

這便是我對吉爾吉斯的第一印象,一個東西文化碰撞交匯的地方,既不被當初共產時期統治下抹去太多自身的特色,也不願示弱的撐起獨立後市場經濟衝擊之下的震盪。

出了比什凱克我們一路向東,想沿著伊塞克湖(Issyk Kul)繞騎一圈,一方面是耳聞伊塞克湖沿岸的風景優美,另一方面是六月的比什凱克熱的像烤爐,去地勢較高的伊塞克湖避暑應該會是個好主意,若實在太熱還能跳進湖裡游個幾圈涼快一下。

在來到這個國家之前,除了如何申請簽證之外我並沒做太多的功課,對於有哪些觀光景點或是風景名勝都不甚清楚,所以我從來不知道,原來吉爾吉斯是如此的美麗。騎在路上,視線很難不被路邊多采多姿的風光給吸引,為了多看美景幾眼而分心側著頭騎車已是家常便飯,三不五時更得停車拍一下照,大飽眼福片刻後再心滿意足地繼續上路。

 

那當下我真的好慶幸我們是騎單車旅行,可以想停就停。也才意識到,其實大自然的美並不會因為人們沒為其歌頌為其揚名而不美。

就算沒有人像追逐北海道花海,或普羅旺斯花田那樣蜂擁而,這隨處開得氾濫的野花依舊開的妖冶盡興,一副『管你欣賞也罷無視也罷,我就高興燃燒我的生命,做我自己喜歡的樣子。』的恣意灑脫,相較於那份灑脫,反倒讓被冠上太多盛名的風景名勝多了太多人工添加味。

吉爾吉斯正在努力對外發展觀光,歐美國家人士大多可以免簽入境待上兩個月,我們路上也不乏遇見來自其他歐洲國家的騎友。伊塞克湖的週遭便錯落著大大小小的度假村或是飯店,除了現有的,看準觀光商機正在興建的也不少。可能再過幾年當更多旅客慕名前來,伊塞克湖已不會是我們現在看見的樣子了。

 

但我永遠忘不了,當我獨自在岸邊等待史在湖裡游泳時,耳邊傳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第一時刻以為是其他人也來游泳戲水,沒想到一轉頭便看到一群馬兒緩緩地走向湖邊低頭喝水。我們之間的距離好近,但他們並沒有因為我的存在而不自在,斜睨了我一眼後依然一派悠哉的喝水,有的還翻倒在地上打滾浸了一身濕,待每隻馬都喝夠了水,帶頭的馬老大便一馬當先的帶領群馬揚長而去。

我瞪大眼睛看著他們越漸細小的背影直到看不見為止,無法用言語形容的震撼在內心發酵,剎那間我為人類自以爲萬物之靈的崇高地位感到羞愧不已。

其實我們都是一樣的,人和馬或是其他的動物,都是大自然的一份子,渴了想喝水,熱了想戲水,我們都是活生生的在感受這片土地和天空的給予。就像眼前的伊塞克湖,無論是對馬或對史,她都溫柔的解了他們的渴,洗去他們的熱並回贈一身清涼。

 

除了伊塞克湖,另一個海拔三千公尺的高山湖:頌湖(Song Kul),也在我們預定的路線內。

當我們快到頌湖時卻被一大片黑雲罩頂,看到鐵青的天空我們已大感不妙,沒多久雨便落下,下一個瞬間雨從水珠變成冰雹。我本來還在慶幸這樣衣服就不會被打濕,結果冰雹像亂石齊飛般的往我們身上砸,身上臉上前胸後背到處都痛,就像被一群發狂的暴徒人手一把尖錐子猛刺。原來,被冰雹打會這麼痛!

幸運的是我們在附近看到一座氈房,慌亂中急忙將車推向氈房,但疼痛讓每一個動作都向被格放似的緩慢,車子一靠近氈房我們也顧不得太多禮數馬上衝進去避難,幸好氈房主人很體諒的收留我們並請我們喝熱茶。

我雙手捧著茶一臉呆滯,聽著冰雹打在屋頂叮叮咚咚的聲音,不禁擔心氈房是否承受得了如此連續的攻擊,低頭一看茶水不停晃動才發現我在發抖,是因為害怕還是冷,我也搞不清楚。

半小時後,屋頂的打擊聲響停止,我們打開布簾往外望,哪裡還有什麼冰雹,舉目望去皆一片藍天白雲,要不是地上還看得到些許冰雹,身上還殘留著微微疼痛,我真以為我們剛剛經歷的全是幻覺。

也因為冰雹過後天晴,我們才有幸看到頌湖的真面目,明朗的湖面就像褪去面紗露出傾世美貌的姑娘,遠山倒影水光瀲灩,從各個角度取景都是一幅上乘的風景畫。

吉爾吉斯的美在於景色的千變萬化,不算很大的國家(約半個德國大),卻總是有出乎意料的各種自然風光叫人驚艷,無論是之前提到的伊塞克湖和頌湖,或是隨便路邊的風景,都一再讓我們讚嘆連連。

 

想起之前的沙發主人跟我們說:來過吉爾吉斯的人都會再回來的,因為這裡有種讓人念念不忘的魔力。離簽證到期的時間越近,我越能體會他所說的。

但願有一天,我們能再回到吉爾吉斯被視覺震撼個幾回,再狂吃又大又甜的西瓜,

 

剛出爐熱騰騰的曩,

想到就流口水的烤肉,

還有見見一些老朋友。

 

但這個心願是否能達成,就要看簽證費用能不能再便宜一些了。

 

後註:

我們是2016年的6/10入境吉爾吉斯,待了一個月。當時對台灣護照的落地簽(Visa on arrivel)只能用飛的入境,費用為:60美金,但得事先跟當地旅行社申請邀請函(Letter of Invitation),費用為:80美金+手續費13美金=93美金,所以我一共花了153美金,而史是拿德國護照,免簽之外還能待上兩個月(此時我真的不免質疑『人皆生為平等』這句話)。

即便只待了一個月還是有好多故事可以說,希望有機會再分享。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