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歐洲腳印第五步:三個月內,從德國慢慢前進伊斯坦堡



現在是十月初,在明年一月返台前我們仍有足夠時間在歐洲走跳。

歐洲說大不大,卻也充斥各式各樣的文化和景點,就算花個幾年時間,可能都還只是沾沾邊的走馬看花。更何況我們只有三個月的時間,只能一改之前有如射飛鏢決定下一站的隨性,大略規劃路線和走向。

後來我們決定向東前進,原因如下:

1.  東歐花費比較便宜:提到在歐洲旅行,很容易就讓人聯想到昂貴的火車通票,一晚要價至少三十歐的青年旅社和許多價錢高不可攀的餐廳。這些高價的花費大部分在西歐,像是:法國,義大利,德國…等等。

其他國家像是:波蘭,斯洛伐克和匈牙利…等等,物價和西歐比大相徑庭。除了相對便宜的物價之外(有時候比台灣還便宜),東歐美麗的自然景色和人文歷史與建築,可說是一點也不比西歐遜色。

有人說 “聽說東歐治安比較差?”,想想巴塞隆那和羅馬,這兩個城市可是有名的扒手之都呢。觀光業突飛猛進的東歐其實比你想像的還安全。

2.  尤莉只能停留在申根區九十天:基於這個原因,我們必須小心翼翼地數日子。

原本就計劃在歐洲停留四個月,所以這多出來的三十天得移動至非申根區,而大部分的非申根區多在東歐和巴爾幹半島。

3.  和尤莉在華沙的朋友碰面:我的波蘭朋友Gosia邀請我們在十一月一日拜訪,因此我們得順道繞上去華沙。

粗略有個想法後,我們開始查詢聖誕節前夕的飛機,好能趕回德國過節。

由恰當的航班決定我們的終點,結果勝出者是:伊斯坦堡。

票價差不多都是45歐,不過從伊斯坦堡飛往法蘭克福的土耳其航空,不是一般的廉價航空(會有餐點也不用多買託運行李),時間上又更接近聖誕節讓我們多賺一些時間旅行,加上伊斯坦堡算是歐洲大陸的終點,非常適合為此趟旅程下個漂亮的句點。

因此,為了前往伊斯坦堡我得申請土耳其的電子簽。

幸運的是,以往申請電子簽只能經由特定機場入境土耳其。但就在幾天前,土耳其政府開放持電子簽走陸路的台灣人也能入境,讓搭上順風車的我更期待前往土耳其。

Map

請點擊任一段的旅程身歷其境吧!

特里爾 到 曼海姆 (Trier to Mannheim)

  • 花費:一人13.50歐
  • 車票種類:Rheinland-Pfalz邦票
  • 購票方式:DB售票機
  • 車程:四小時
  • 車次種類:RB, RE, S-Bahn

既然我們已決定向東,便開始著手搜尋沿途值得一遊的城市或景點,海德堡便是其中之一。

剛好史特凡的朋友Ingo在曼海姆讀書,而曼海姆離海德堡很近,所以我們便寄信給他詢問是否可以借宿幾晚,他大方地提供他空間不大的學生套房一角,當我們的棲身之所。

從特里爾到曼海姆十分容易,使用Rheinland-Pfalz邦票就能一路坐到目的地。即使曼海姆其實是在隔壁的 Baden-Wüttemberg邦,不過因為它位處邊界,所以仍在使用範圍內。

車程約三個小時半,途中換了兩次車,我們便抵達曼海姆。

Rheinland-Pfalz邦票雖可以讓我們從特里爾一路坐到曼海姆,但不能在曼海姆搭乘市區交通,下車後我們開始步行前往Ingo的住處。

Ingo的家真的不大,比台灣很多學生套房還小,大約只有三到四坪,包含衛浴和非常簡單的小廚房。可折疊式的沙發便是我們未來兩晚的床,一展開剛好就把走道給塞滿了。

Ingo一見到我們,便熱情的和史特凡擁抱。他因為剛動了腿部手術,不太方便走跳,只要一點點移動,臉部表情馬上就因拉扯到傷口而痛得呲牙裂嘴的。

即使如此,他仍非常歡迎我們的到來,他說:他也想要到處旅行,雖然現在因為還在讀書不能亂跑,不過能在我們的旅途中貢獻一份心力,也等於幫自己想旅行的夢得到一點慰藉。

其實他不知道,我們才是因他自認沒什麼的舉手之勞,得到大大幫助的人,再次感謝Ingo。

曼海姆是個很簡單的城市,大約兩小時我們便逛完市中心。晚餐時間,史特凡利用小小的簡便廚房祭出他的好手藝,一場賓主盡歡的啤酒和佳餚,配上我正迷的陰屍路。

隔天一早前往海德堡,我們使用兩個城市可共用的一日票,兩人共花費14.80歐,可搭乘曼海姆和海德堡的所有交通工具,非常值回票價。

從曼海姆的市中心,可以直接搭路面電車到海德堡市中心,雖然比較慢,不過沿途景致迷人。

有時候坐著慢車悠閒地欣賞窗外風光,體會慢速生活,也是一種怡然自得的享受。我們選擇在舊城街區下車,省了從海德堡主車站走到鬧區的一段路。

之前就聽說海德堡是德國有名的大學城,親眼所見後果不其然。超過六百年的海德堡大學,除了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大學之一,德國最好的大學,還是曾孕育超過五十位諾貝爾獎得主的學術搖籃。

因為它的名聲遠播,想要入學的資格也比在德國其他的學校高出許多。換句話說,能進入海德堡大學就讀的,個個都是不簡單的高知識份子。

在街上熙來攘往的除了高密度的觀光客之外,放眼所見到處都是青春洋溢的學生。讓即使如此觀光味濃厚的海德堡,仍然不失大學城的氛圍。一般而言,我們不是很喜歡太多觀光客的城市,但海德堡神奇的地方在於,它可以很觀光,卻又不因此失去原本的調調,一種年輕活力和創新。

Ingo特別推薦我們去一個怪奇糖果店,在那裡就算你不是個愛吃糖的人,也會被千奇百怪的糖果弄得眼花繚亂,目不暇給,然後訝異著原來糖果也可以這麼搞怪,這麼有個性!

除了怪奇糖果店,比較耳熟能詳的,就算是販售號稱“真愛之吻”的『海德堡之吻』巧克力專賣店了。這間巧克力店的大部分顧客都是觀光客,結賬時是用一箱一箱掃貨的。我個人是覺得口味沒什麼特別的,就是很一般的巧克力。

『所謂的真愛,只是用漂亮的故事包裝後的一種行銷伎倆。』當我對史特凡這麼說時,他認同的點點頭,看來我們還真是有志一同的不浪漫。

天氣正好,露天咖啡高堂滿座。我們漫步至河的對岸,那裡有一片草地已經或坐或躺的滿滿是人,大家紛紛恣意的浸淫在秋末的暖陽。這樣的陽光溫度剛好,曬得人微醺,我們也慵懶的打個小盹。

海德堡有個有名的城堡,入內參觀包含搭乘纜車的費用是8歐。城堡多處正在進行維修工程,許多坍方毀損的地方可能是經過年久失修,或是之前的戰爭所遺留。

我們選擇步行而上,只在城堡的花園逛逛。花園內有個望景台,剛好可以將海德堡由上而下,一覽無遺。俯瞰整片城市美景,教人忘記時間,忘記空間,只想要好好用眼睛記憶和烙印這一幕。

喀嚓喀嚓,相機怎麼拍都拍不夠。之前常聽人家說“海德堡之春,海德堡之春”,想不到海德堡的秋天也能這麼迷人?

那抹金澄澄的光線將整片城市暈染的豔麗動人,好像某種聖光顯現,把所有的一切都柔焦迷離,只展現美好。尤其當遠方夕陽開始低垂,滾落河的盡頭,映出一段金黃橘紅,頓時間,我覺得我連呼吸都忘了,內心只有滿滿的感動。

『我不記得這是我們一起看過的第幾個夕陽,但我可以很肯定地說,這也不會是最後最美的夕陽,因為我們會一直一直看遍無數夕陽。』我握緊史特凡的手,他看著我滿足的笑了。

沈浸在這夢幻的奇異光線下,我也開始變得感性起來。

回程我們選擇搭火車,只花十五分鐘就回到曼海姆,一下子從夢幻回到現實,雖然我還不想這麼快醒來。

曼海姆 到 弗賴堡 (Mannheim to Freiburg)

  • 花費:一人12.20歐
  • 車票種類:VRN車票 (曼海姆),優惠巴士票
  • 購票方式:VRN車票售票機,網站meinfernbus.de
  • 車程:三小時
  • 車次種類:路面電車,巴士

我們下一站來到弗賴堡,這裡算是前進黑森林的入口。

史特凡前晚查詢相關交通資訊,發現搭巴士會比火車便宜而且方便,所以後來我們便上網購買 “Mein Fernbus”,一人11歐。

一大早,從Ingo的住處花費1.20歐搭乘路面電車,讓背著沈甸甸背包的我們少走一段路。以路面電車票價來說,這裡可能算是全德國最便宜的單程票了。

當我們匆匆忙忙到達巴士站後,卻發現巴士晚了四十分鐘。這在德鐵是比較少發生的,可能巴士畢竟較難控制路況,像是塞車之類的因素都會影響車程。

司機一到站就急忙催促乘客該上車的上車,該下車的下車,然後迅速地關上車門,一路狂飆。只要遇到前面的駕駛開比較慢的,就忍不住碎碎念,即使聽不懂我仍覺得有趣,原來路怒症到哪裡都是一樣的啊!

就在司機的努力加速下,有些不可思議的,我們的巴士竟然趕在預定時間到達弗賴堡,呼,說實在我鬆了一口氣,轉頭看到開始抽菸的司機,看起來也放鬆不少。

弗賴堡是個小小的城市,差不多走個兩小時,就可以逛完像是市政廳,大學區,大教堂和一些有名景點。和海德堡類似,弗賴堡也是個大學城,不過卻有不同的氛圍,這裡似乎多點說不出來的滄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這裡看到比其他城市多的乞丐?

從走向舊城區的路上,跪在地上的年輕人捧起雙手恭敬的乞討,到白髮蒼蒼的老婆婆縮著身子坐在地上的可憐樣。我一直以為德國是個自由富足的強盛國家,不過在這樣的國家陰影處討生活的艱苦人,日子似乎過得一點也不比其他發展中國家輕鬆。

我們開始朝事先查好的青年旅社位置步行,必須走好一段路穿過整個舊城區。剛好路面電車因為施工而停擺,我們也只能步行,不過這對背包客來說沒什麼。

“黑森林青年旅社”是很一般的青年旅社,不過價格便宜。我們選擇最便宜的26人房,一晚一人17歐,沒有WiFi。

雖然人數眾多幾乎住滿,我們仍幸運的挑到單人床,而不是上下鋪。只是史特凡不幸的剛好睡在靠近走道那邊,附近的木質地板可能因為太過老舊,只要有人走過就發出吱喀巨響,吵得他睡睡醒醒。

這青年旅社附有廚房(一般德國YHA系列的青年旅社都沒有),狹小到只有簡單的四口爐口,一大堆人擠著用,邊等邊聊天。你打哪來呀?旅行多久啦?去過哪些地方?下一站要去哪?都是常聽到用來打開話匣子的問題。

席間有個沈默的年輕男子煮了一鍋飯,然後就只吃那鍋飯當作晚餐,連鹽巴都不撒,自在的邊扒幾口飯,邊看著小說。看得我們倆傻眼,直呼旅人真是無奇不有。

晚餐過後,我們開始討論明天的行程。我提議多待一晚然後當天往返鄰近的法國城市:柯爾馬,那是宮崎駿的動畫,霍爾的城堡的取景地。然而,即使弗賴堡離科爾馬只有幾十公里遠,交通運輸卻不是那麼方便。

史特凡則有不同的意見,他覺得我們都來到黑森林的入口了,如果只是吃塊黑森林蛋糕,而沒有實際去黑森林走走,著實可惜。

為了魚與熊掌都可以兼得,我們決定明天先前往黑森林健行,晚上則借住史特凡的朋友Oliver的家,他住在位於瑞士,德國和法國的三國交界城市巴塞爾,然後再抽個一天空去科爾馬走走。

這個計劃聽起來很不錯,因為從弗賴堡到黑森林再到巴塞爾,一整天我們可以只用一張邦票走透透。從巴塞爾到科爾馬也有便宜的來回團體票可使用。

事不宜遲,史特凡馬上傳訊給Oliver,好客的他二話不說的馬上答應,我們開始期待接下來充實的行程。

未完待續…

美到驚人的『法國的威尼斯』科爾馬,以及因為德鐵罷工而被波及的我們,只能在德國和瑞士邊界沿途走走停停…





喜歡我們的分享嗎?歡迎follow我們的粉絲專頁獲取最新消息!


有您的支持,將幫助我們騎得更遠更久,分享更多的故事...


贊助超過二十歐(約台幣760元左右),我們將寄給您來自世界某個角落的明信片一張!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