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在斯里蘭卡修鞋



Sorry, this entry is only available in 繁體中文. For the sake of viewer convenience, the content is shown below in the alternative language. You may click the link to switch the active language.

每個地方都會有讓人想念或難忘的人事物,而說到斯里蘭卡,最讓我想念的就是當地的修鞋匠。

修鞋匠到處可見,他們大多隨意的坐在街道上的某處,佔據一塊街角兀自做起生意。顧客就站在旁邊等著,生意好的時候還會被人群圍上一圈,有的老闆甚至會提供另一雙鞋給你,讓你在等待時不致於光著腳。

那雙在新加坡買的新涼鞋,不堪我長期行走的折磨,終於宣告罷工以示抗議。人字形的鞋帶整個連根拔起,足見死意甚堅,只剩一個圈套在腳踝還跟右腳藕斷絲連著。

我一拐一拐地找尋修鞋匠,很輕易的就在街上發現修鞋匠的蹤跡。

把鞋遞給他,只見他三兩下的用尖嘴鉗把鞋帶塞回鞋板的洞,一下兩下塞得很扎實,然後再拉了一段粗釣魚線,穿過一把粗針,一針兩針在洞旁來回縫著,完畢後用力地扯著他的完成品,試看看是否夠堅韌,然後才滿意地點點頭,把鞋遞還給我。我也滿意地從錢包掏出三十盧比(相當於台幣七塊半),迫不及待地穿上重生的涼鞋。

在斯里蘭卡共修了兩次鞋,剛好都在右腳,斷的部位皆不同,但修過的地方都比以往更穩實好穿。

想想在台灣,一隻壞了的鞋湊不成雙,命運往往就是被隨手丟棄。在物資相對貧脊的斯里蘭卡,單靠修鞋匠的一雙巧手,神奇地替鞋兒們注入新的靈魂,換掉折翼後宛如新生,不免令我又驚又喜。

離開斯里蘭卡飛到香港之後,想不到命運乖舛的涼鞋,換成原本安分的左腳斷在人行夾腳處。而這次我卻遍尋不著修鞋匠了,在這個更繁華更方便的都市裡,只好尷尬地前行。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