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烏干達:命運的河流



Sorry, this entry is only available in 繁體中文. For the sake of viewer convenience, the content is shown below in the alternative language. You may click the link to switch the active language.

這一條土路比之前騎的土路的塵土都還猖狂,只要車子一開過就像滾著一團煙塵雲霧般,將四周都捲入那團塵土煙霧,甚至看不見前方。

地上塵土積的厚點的地段,路兩側的植物都不是綠的,因為上頭蓋了一層紅色塵土。我們的衣服也是,骯髒的快看不出原本的顏色。真的不能怪這邊的小孩衣服都髒兮兮的,這樣的環境不用待上一天衣服就髒透了,這裡的媽媽應該洗衣服洗得很挫折吧。

天氣炎熱,額頭不時落下斗大的汗珠滑進眼眶,我們以極度緩慢的速度前進,好像卡在一個爬坡惡夢,沒完沒了的上坡接踵而來,夾雜路人的指指點點和訕笑聲,回答不完的how are you問候,我好怕我會被困在這裡。每踩一下踏板,都是一個想逃離這裡的掙扎。

過了第三個修路路段不久,我們終於接上了柏油路,那一刻我才從惡夢中醒來,那些沒完沒了的爬坡也好,鋪天蓋地的紅塵也好,過於逼近又愛跟的小孩也好,終於能告一段落了。

抵達Kapchorwa的第一要事就是領錢。

領好錢我們喜孜孜的先去買汽水喝,當甜膩的氣泡充斥在喉間時,我彷彿是一片終於得到滋潤的沙漠,瞬間變成綠洲。先前的疲憊和浮躁平撫了許多。

再來就是找家飯館填飽肚子了,我們隨機進了一家,一踏入就看到門廊邊有個亞洲面孔,我用中文問他是中國人嗎?他回以英文說他是韓國人。

後來和這位韓國大叔聊起來,才知道他是在這裡從事農作生意,甚至還有烏干達的護照。

我問他當初怎麼會想來烏干達,他說1998年漢城奧運時他遇到一些烏干達人,因此對烏干達產生興趣,後來就來這邊發展農業了,他甚至還有和烏干達總統的合照。我說他原來是個名人呀,他直搖頭笑著說他只是個農夫。

韓國大叔和他朋友Bosco不只協助我們辦好sim卡,幫我們找到價格合理的民宿,還買了一袋水果給我們。臨走前他說他們明天會在他的農場烤肉,邀我們一起去,這個偶遇的驚喜不斷,讓我們忍不住期待了起來。

可惜到了隔天,當我們騎到接近韓國大叔農場的Sipi瀑布時,卻收到他們有急事得趕去首都一趟的訊息。我很失望,但史更失望,頭上始終飄了一朵失落的烏雲。

我們原本想在Sipi瀑布附近找住宿休息一天,但這邊雖號稱是觀光景點,卻沒有足夠的民宿供人選擇,於是我們改變主意繼續前進。

下午一點多,我們經過一個小鎮隨便找了家小吃店吃午餐,一踏入小吃店,就看到一個熟悉的亞洲面孔,這不是那個韓國大叔和Bosca嘛?!

我震驚的愣在當下,他們也是一臉不可置信的驚喜,四個人大笑著團團抱在一起,找不到言語形容這種神奇的巧合。

難道這就是緣分?如果當時我們選擇留在Sipi瀑布,或在其他的小鎮其他的小吃店用餐,就不會遇到他們了,這樣巧遇的機率若用數學來運算應該非常複雜。

當下的一個決定牽動未來際遇的發展,我不禁讚嘆命運的各種可能性,如此巧妙絕不是我們這種凡夫俗子能想得通的,而每一種可能卻都是存在的。

不知道是否能再巧遇第三次,就看命運的河流又將引領我們到哪了,但我們很珍惜並感恩每次的相遇。




Enjoying our stories? Consider liking us on our facebook page for more recent updates.


Maintaining this website is unfortunately not free. With your support, we can go further, longer, and share more stories.


For donations of 20 € or more we will send you a postcard from where we are in the worl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