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素昧平生的溫柔

噗通!噗通! 我蹲在江邊的簡陋茅房,一丸又一丸的便便在我還沒來得及看仔細前就前仆後繼的落入江中,隨著滔滔江水往東流。不知怎麼的,每聽到一聲噗通總能激起我內心的雀躍,難道這是一種孩子終於長大成人的欣慰嗎?我一邊聽著流水聲一邊目送每個曾經存在體內的部分自我離去,只是幾塊木板搭成的茅房讓我身在茅坑中卻不聞其臭,隱約間好像被某種人生哲學醍醐灌頂似的。


中國:全天下最大的慷慨

我們怯生生的走進一間民房,正在忙著清理庭院雜物的眾人眼光紛紛落在我們身上,當我們問說今晚是否可以在此露營時,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眼神拋來拋去,好像尷尬的不只我們,他們也像是初次遇到這種場面的無所適從。


中國:民以食為天

雲南的小飯館大多都是客人直接在冰箱前點菜後老闆現炒,秉持一個無菜單料理的經營概念。但因為冰箱裡的菜看起來都好陌生,加上點一盤熱炒無法滿足兩個大食怪,點兩盤又超出預算,所以我們通常只點兩盤經濟實惠的蛋炒飯下肚。


中國:虎跳峽

從麗江到虎跳峽約九十公里,一路有許多下坡和平地,輕輕鬆鬆就能達陣。公路貼著長江前進,其中一個長下坡連剎車都不用按,滑的我心曠神怡,悠哉地看風景。


中國:大理、麗江、束河和白沙

說到大理相信很多人一定不陌生,金庸小說天龍八部裡的大理國便是以此為根據,四處風流遍地留種的段正淳也真有其人,不過小說裡的他比現實世界的他還鮮明深刻。


中國:辛苦的終點

『在每個辛苦的當下,那份辛苦是最真實的,因此很容易把那一刻的辛苦放大,然後覺得此時此刻的自己比甚麼都慘都累,但事實上,永遠有更辛苦的在前頭等著…』 某天隨手在某張紙上留下的一段話,是我們從昆明騎到大理的最佳寫照。430公里的距離花了我們四天,每天平均破百的騎行在無限上坡下坡的迴圈。


中國:要命火車

桂林到昆明,從地圖上看只是輕描淡寫的一畫,但距離卻比我們環島時騎的1234公里還遠,中國大到教人忘記她的遼闊。以史只有一個月的簽證時間來看,如果我們不搭幾段火車或巴士,根本很難趕上在他簽證逾期前延簽。


中國:桂林不見山水

從陽朔到桂林,我們撿了條會經過興坪的小路走。興坪比起陽朔顯得小家碧玉,觀光氣息淡了許多,但這一段的美好風光號稱是漓江沿岸的精華,可惜在右岸的路忽地喀然而止,只能搭船到左岸才能繼續前進。聽青年旅舍的人說,那是條很適合健行的路段,騎單車可能會太顛簸。


中國:陽朔春雨

從廣西開始,常常會一下子上坡一下子下坡的輪迴。每當爬坡爬到氣喘吁吁,看到前方是下坡正開心的時候,沒滑多遠又是一個上坡等著我們。一次又一次貼著大地的S曲線蜿蜒來回,久了也就習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