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亞:歡迎光臨Mombasa!

從歐洲直接飛肯亞,不只需要適應極度不同的文化,從攝氏六~七度的寒冷換成32~33度的炎熱,又是另一種生理上的考驗。


肯亞:在非洲的第一夜

早上四點半,我們起床準備出發。我們在歐洲最後一個ws主人Quentin,幫我們將已裝箱的車一起搬上他的廂型車。乘著夜色,我們向機場駛去。


你準備好去挪威騎車了嗎?

今年五月底,我們從丹麥搭船到奧斯陸(Oslo),順著挪威細長的國土由南至北騎到北邊的最大城市特羅姆瑟(Tromso),用兩個月的時間細細品味這塊絕美的人間淨土。才待了十天,我們心目中去過的國家最美的前三名名次就變了,挪威從榜外漸漸攀升到第一,和紐西蘭不分軒輊。


土耳其:汪洋中的兩條小船

  「剛剛經過那個酒吧,看到裡面坐得舒舒服服喝酒的人,我突然覺得自己好窮好可憐,而且還無家可歸……」史側著身子瑟縮著,我們一起站在柱子後躲風。


土耳其:記得我愛你

這天,我們坐上警車被帶到警察局,這是我們人生中的第一次,而且原因很愚蠢。


吉爾吉斯:突如其來的旅伴

過了Kochkor後我們一路往上爬,朝海拔三千公尺的頌湖(Song Kul)前進。 緩慢騎著,土路逐漸取代了柏油路。雖是土路但路況還不太糟,除了幾段凹凸不平到猶如洗衣板,磴的車子和我們全身骨頭都快散了之外。